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门店 > 直营门店 >
系统之名器攻略np|工地大叔几把

系统之名器攻略np|工地大叔几把

个成熟英俊的男人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身子紧紧的交合在一起

餐品名称 : 系统之名器攻略np|工地大叔几把

所属行业 : 直营门店

推荐指数 :

大图展示

系统之名器攻略np|工地大叔几把

 个成熟英俊的男人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身子紧紧的交合在一起,男人五官明朗,充满野性的味道,女人倒不是多漂亮,可一对丰满的nai子,格外诱惑人。

 

“骚货,干的你爽不爽?”

汗水从男人的额头滴落,滴滴答答落在女人那高挺的乳房上。

 

“啊啊 啊啊啊啊啊老公,太棒了,干的人家好舒服,是我让你爽还是你的前夫人?嗯?”

 

听见这问话,男人修长的眉毛一皱,没有回答这白痴 的问题,在他看来,前妻是豪门千金,妻子尊贵,可床上却无趣的很,而身下这骚货,从十二岁就爬上自己的床,被自己干了二十年,床上功夫了得,虽然cao起来感觉不错,也紧紧是不错而已,而且cao了这么多年,她的下面也早就松了,没了那种紧张感,即使这女人在床上骚的很,可男人此时也有了几分不耐烦。

 

“老公,爽不爽嘛?我把你大巨蟒伺候得舒服不?”

 

女人不依不饶。

 

男人轻轻一笑,可眸子中却射出寒光,狠狠拍了女人肥厚的臀部道:“你个骚婊子,看不干死你。”说着,那粗大的yin茎在女人肥厚的yin唇中,进进出出的更加快速,两人结合处,那滴滴答答的淫水,打湿了地面。

 

蒋水儿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爸爸和后妈纠缠的身影,小手握的紧紧的,她的妈妈,她的妈妈才走了不到一个月,爸爸就把外面那个对她表面温柔,背后狰狞的女人接回了家里,看着爸爸的性器在那女人下体进进出出,她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凭什么,凭什么那样的贱人可以进她家的门,凭什么那样的贱人要抢走她英俊不凡的爸爸。

 

她虽然只有十三岁,可也懂得那房间里,爸爸在干她的后妈,后妈看到门口的她,还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她还有个弟弟,蒋家是她和弟弟的,谁也抢不走。

 

蒋水儿看着屋子里叫的浪荡的女人,眼中闪过寒光,她知道,爸爸喜欢床上放的开的女人,她比那个女人美貌,身材婀娜丰满,头发黑顺揉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顾盼生辉,集中了爸爸妈妈所以优点的她,在古代可以用倾国城城来形容了,这样的她,只站那儿,都是一个充满禁欲又让男人拉上床狠狠cao干的妖精。

 

屋子里啪啪啪的动作进行了半天,在男人一声低吼中 ,到达了高氵朝。

 

“收拾衣服,滚出去!”男人完事后,把半软的大吊拔了出来,声音冷酷道。

 

女人愣了愣,抚摸上男人结实的胸膛,画着圈圈,极尽挑逗,声音嗲嗲的:“老公,不嘛,今晚让人家陪你睡好不好?”

 

男子抓住女人作乱的手,脸色更是冷了几分:“滚,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一甩手,刚才还被他cao的死去活来的女人摔倒在地上,女人嘤嘤哭了起来。

 

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忘不了那个贱人,她再美,已经死了!她床上功夫有我好吗?她能让你更爽吗?”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下,男人一双寒冰的眸子满是yin沉,声音犹如地狱的恶鬼:“贱人,你算什么东西,想要做蒋太太,给我老实点。”

 

前妻虽然美,可他并没有什么感情,想他是什么人,什么美女环肥燕瘦没见过,掌握那么一个商业帝国,怎么可能把心随便交出去,这个女人,要不是看她对自己一双儿女不错,又比较有分寸,怎么轮得到她进蒋家门。

 

“老公!”

 

女人被男人的气势震慑,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得瑟瑟发抖的穿好衣服离开。

 

蒋水儿看见出来的人,马上闪躲到角落里,眸色深深。

 

看着女人离开,蒋水儿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她就知道,爸爸不可能爱那个骚浪只会床上伺候男人的贱女人。

 

看着爸爸喊来管家收拾房间,然后进了隔壁屋子,蒋水儿大眼睛转了转,跟了过去。

 

门没有锁,爸爸已经进了浴室洗澡,蒋水儿看着那红色锦华绸丝被子的大床,跳了上去。

 

 

2

 

2章

蒋水儿爬上床,把自己脱的光光的,裹进被子里。

 

蒋泽从浴室出来,就发现床上有小小的一团,不由得愣了一下。

 

走近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宝儿女儿,那刚硬的面容不由得柔了积分,看着女孩子闭着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像扇子颤抖着,一张天使一样的瓜子脸,秀气挺翘的鼻子,樱桃一样的小嘴,很是清纯,蒋泽看着看着,不由得轻轻一笑,手在那nai白的小脸蛋上捏了捏,娇嫩的肌肤马上出现了两个红印子,很是可爱。

 

他的女孩,长大了。

 

蒋泽解掉浴袍,全身只着一条短裤,包裹着他结实的臀部。

 

他的身材,无疑是超级棒的。

 

男人掀开被子,看着被子下女孩竟然浑身赤裸,他一直知道,自己的女儿虽然年纪小,可是已经有167公分的身高,胸前的浑圆挺拔诱人,尺寸也有F杯,比他见过的很多女明星身材都要好。

 

女孩身子卷曲着,长长的发丝遮住了娇乳上诱人的小朱果,那神秘的女性三角地带也被笔直修长的玉腿挡住,看不真切。

 

可就是这样半遮半掩的模样,更好诱人。

 

蒋泽看着床上的女孩,理智上虽然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不该动什么其他念头,可心里却像是有一股邪火烧了起来,短裤内才发泄完的欲望迅速抬头,硬的他发疼。

 

男人上了床,看着装睡的女孩,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宝贝儿,怎么到爸爸房间里来了?”

 

蒋水儿感觉到父亲灼热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除了有点羞耻害怕,更多的是兴奋,想到爸爸cao后妈时那粗大的性器,她的两腿间不由得有些湿润,听见声音,知道爸爸已经识破了自己的伪装,只得睁开眼睛,一双秋水的大眼睛里,神采含春,女孩声音像甜甜的,软软的,像最浓烈的春药,让蒋泽一双眼睛更是深了深。

 

“爸爸!”

 

女孩赤裸着身子慢慢靠近那英俊的男人,声音像小nai猫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的蒋泽一阵不忍心。

 

蒋水儿十三岁,其实蒋泽也才三十二,正是男人冲动的好年华,看女儿那柔弱的样子,男人把欲火和责备吞回了肚子了,尽管不去看女孩那丰满雪白的nai子,问道:“怎么了,我的宝贝儿。”

 

女孩突然抱住男人的腰,声音也低低的:“爸爸,我怕。”

 

“乖,有爸爸在,怕什么?”

 

女孩嘟嚷起小嘴,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像要哭出来一般,看的蒋泽的心不自觉又软了积分,“嗯,宝贝儿,乖。”

 

“呜呜我昨晚梦见妈妈了,还有洛阿姨,你不在的时候,她对我和弟弟好凶,说我们是没妈要,没爸疼的孩子,呜呜爸爸,你是不是不要我和弟弟了?”

 

听见这话,蒋泽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他没想到,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洛婷竟然这样不知好歹,欺负他的一双儿女,看来那女人真是 装的太好了,他还以为她真那么温柔善良,原来都是假的,蒋家太太她是没必要坐 了。

 

当然,蒋泽是没怀疑自己女儿说慌什么的,女儿的性子他最了解不过,前妻在的时候,他的水儿一直都是聪明伶俐的,智商更是高达五百,对什么过目不忘,完全是个小神童,仅仅十三年时间,就从自己最着名的洛蒂斯学院毕业,琴棋书画都拿到了他满意的程度,钢琴更是八岁的时候就考过了十三级。

 

他一直知道,这个女儿是他的骄傲。

 

只是孩子母亲离开后,这孩子一下子和自己疏远起来,整个人都沉默了很多,他也很是无赖。

 

今晚女儿爬他的床没穿衣服,虽然他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欣慰。

 

他这个爸爸,总算是被女儿依赖了。

 

“爸爸,我以后可以每天和你一起睡吗?”

 

听见这话,蒋泽愣了愣,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这怎么行,爸爸告诉你,这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我虽然是你爸爸,可我的宝贝已经长大了,不可以随便说和哪个男孩子睡觉,尤其是这样不穿衣服的样子,绝对不行。”

 

女儿在性方面就是一张白纸,蒋泽觉得,自己有必要多教育她一些,免得她自己吃亏~

 

他却不知,多少次他和那个女人xing爱,被天才女儿看了无数遍了,两性知识,对于蒋水儿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了。

 

她可没忘记自己的目的,是勾引爸爸来着。

 

学着电视剧的女主角的表情,蒋水儿眼中满是泪水,控诉的看着男人:“不,我要和爸爸一起,永远

 

少女整个身子扑了过来,好闻的体香瞬间冲刺着蒋泽的嗅觉,女孩丰满的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胸前摩擦,让蒋泽本来平复下去的邪火又冒了出来。

 

尽管知道这是自己女儿,可一具年轻的身体如此勾人的犯罪,他是个男人,也有些忍受不了。

 

女儿从脸蛋到身材,都极尽的受到了上天的厚爱,及尽诱惑,清纯又妩媚,她的身子雪白如玉,真是造物主最神奇的杰作,而看着她的那双黑葡萄的大眼睛,更是能把魂儿都勾了去。

 

让人一看惊艳,二看倾心。

 

蒋泽看着比前妻还完美的女儿,想着她长大后着天使模样,魔鬼身材将属于别的男人,她会在别的男人身下被cao的娇喘嘤嘤,心里就莫名的有股闷气。

 

这样的宝贝,要是只属于他就好了。

 

这一丝想法上来,却是压都压不住。

 

看着这个叫爸爸人眼中闪着欲望,蒋水儿漂亮的眸子中划过一丝神采,瞬间消失。

 

感觉到男人小腹鼓起的一团,蒋水儿无辜的把小手摸了过去,状似天真道:“爸爸,你裤裆你藏了棒子,弄的水儿好疼。”

 

一句无意识的话,让蒋泽眸色深沉,欲望更甚,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什么也不做,没有激进的挑逗,就让他欲火控制不住的。

 

“爸爸,里面是棒棒糖吗?”蒋水儿再接再励的勾引着,爸爸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可看了好几个月的真人春宫,她什么都懂。

 

爸爸的性器格外的粗,格外的长,每次都把那些女人cao的死去活来,她也想尝尝那样的味道,爸爸是她和弟弟的爸爸,不该让别人抢走。

 

听见女孩说自己的小弟是棒棒糖,蒋泽轻笑出声,看着女儿完美的脸蛋,笑了起来,宝贝,你想不想吃爸爸这大大的棒棒糖?”

 

蒋泽感觉到女儿的抚摸,想到自己的男根被女儿握住,就有中禁欲的快感,分身更是粗大了几分。

 

“爸爸,我要吃棒棒糖。”

 

女儿嗲嗲的声音响起,明明是句正常的话,却让蒋泽热血沸腾,想到自己的私处被女儿那小嘴儿含住的模样,男人终于忍不住,把手颤抖的摸向女儿的nai子,声音沙哑:“宝贝,你真要吃?”

 

“嗯!”

 

蒋水儿怕爸爸退缩,忙不迭的退下老爸的短裤,然后,一根狰狞的紫黑色肉茎弹跳出来。

 

之前看爸爸cao女人就知道,她的爸爸这儿特别雄伟,网上有说性器粗大的男人可以让女人舒服,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爸爸的肉棒,蒋水两腿间一阵瘙痒,好渴望这粗大的玩意儿插进自己的小洞洞里。

 

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是单纯无害,盯着那巨大,露出吃惊的表情来,“喔,爸爸,你的棒棒糖好大。”

 

被自己天使般的女儿看着哪里,蒋泽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女孩的身材才好,从今天起,他恐怕会把这个女儿当成自己的女人了。

 

“宝贝,喜欢吧?来,给爸比舔舔它。”

 

看着龟头上吐着水珠,蒋水握着爸爸的粗大,小嘴包裹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