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门店 > 直营门店 >
小黄文经典片段/门也不敲就直接闯进我卧室

小黄文经典片段/门也不敲就直接闯进我卧室

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

餐品名称 : 小黄文经典片段/门也不敲就直接闯进我卧室

所属行业 : 直营门店

推荐指数 :

大图展示

小黄文经典片段/门也不敲就直接闯进我卧室

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来探知一个人的心。

 

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面便结束了。

还有些幸运的,到了展示自己的武学和拳脚功夫时,被庵主淘汰了。

 

那种垃圾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连庵主都看不过眼,虽然是没有资格当尼姑庵的保安。

 

更何况这尼姑庵虽说是需要保安,但是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男人,拥有一个男保安,早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限了,这个要求自然是,又高了一些。

 

“不行。”

 

“不行。”

 

慧心已经看着庵主将这两个字讲了许多遍了,就这么站了一天,也没有看见任何达到庵主要求的人,慧心和慧云相视一笑,都有些无奈。

 

慧心则是心里有结,这段时间虽然已经和老马分离,但是想要见他的心却一天比一天强烈。

 

不知道他能不能来试试看,就算是过不了这保安选拔,见一面也是好的。

 

慧心这些日子只要是想到那些,便羞涩难捱,只能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安抚那日未曾得到的满足。

 

每当这个时候,慧心脑海里都是金瓶梅的那些画面,女的变成了她自己,而画面里的男人,则是化作了老马的脸,在她身上肆意的作怪。

 

每一次,慧心也只是敢用一根指头,光是这样,自己都觉得战栗非凡,脑子里更是不敢相信,若是老马那儿……

 

明明是四下无人的环境,慧心还是羞的拿被子盖住了脸。

 

也不知道老马现在在忙些什么,有没有时间过来应聘一下,哪怕就只是见一面她也满足了。

 

慧心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不知道老马能不能为了自己来应聘试试看,就凭老马那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便比这些歪瓜裂枣的中年人要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慧心又开始思绪纷纷起来,两条修长的腿在僧袍底下止不住的磨蹭,明明是在这种人很多的情况下,却也止不住粉面桃花的模样,看的一些应聘的人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一天下来了,还又不到半个小时庵门便要关闭,慧心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门口。

 

“今天这些,全无一个能担起这个责任的。”庵主无声的叹了口气,对着慧心的师傅摇了摇头。

 

师傅会意,正准备收起聘用书,一声底气十足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师傅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来自于谁,慧心便先一步眼睛一亮,看向庵门口的一道身影,但她随即便收回目光,生怕被她人发觉不对劲。

 

老马兴致冲冲的就走到了门口,递上了自己的简历,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走到山下找了个复印店弄的,可像样了。

 

里面把他吹的天花乱坠的,也省去了他的某些黑历史。

 

庵主看着老马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又看了他简历里武僧的背景,倒是有些满意。

 

慧心的师傅则是在身旁低语了一句,将上一次老马救了慧心的事情原话告知,庵主点了点头,慧心便知这事有希望。

 

“既然如此,便看看你的拳脚功夫吧。”

 

庵主主要还是看身手,若是身手不行,何谈保护尼姑庵?

 

老马心下一喜,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慧心,见她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喜意,更是又增添了信心。

 

他这一次来,便是为了慧心而来。

 

这小尼姑只是寥寥无几的两面之缘,便已经勾了他的心一般,日思夜想的,老马觉得自己中邪了似的,每天脑子里都是这小尼姑的音容笑貌。

 

老马起手式一做,范便起来了,一套拳法打下来破空声连连,即便是毫无武学研究的这些清修尼姑,也可以看得出老马和那些花架子的不同。

 

可庵主还是有些木然,这拳法是少林拳法不错,可既然是武僧有的东西,她为何又要招一个已经还俗了的武僧。

 

老马知道自己如今未得庵主赏识,便自顾自的又打出了一套拳法。

 

这是武僧中只有等级高的才可以接触到的绝学,属于少林,却并不是人人都知晓。

 

这一套拳法打下来,其气势磅礴,足以让在场的人们久久不能平静。

 

显然,见着庵主惊讶的神情,老马便知道,他成功了。

因为这件事情事发突然,庵主已经没有心情等待,当天便让老马收拾了需要的衣服和东西,便住进了靠近慈云寺大门靠里的小房间。

 

房间虽格局不大,但是胜在干净整洁一应俱全。

 

反正老马也是孤身一人,根本不在乎这些身外的物件。

 

每每一想到慧心在身下羞涩的模样,老马便归心似箭,拎着行李箱便往山上赶。

 

“这是施主的房间,师傅让我和师姐赶着时间给施主收拾出来的。”

 

慧心带着老马在前面走着,若不是身旁有几个前来围观的小尼姑,老马恨不得跑上去把慧心揽到怀里面。

 

这几日想慧心想的抓心挠肝的,老马早已经憋的不行了,现在他在尼姑庵当上了保安,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怕没有机会?

 

老马跟在后面看着慧心通过僧袍的细细腰身和臀,早已经心猿意马了,脑海里都是她云雨巫山时的模样。

 

慧心迎着他到地方便被师姐喊着离开了,老马还急于没有跟她好好说两句话,本来想喊住她,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出声,这里可是尼姑庵,他一个新来的保安就跟小尼姑搭话,怕是要丢了饭碗。

 

老马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刷刷洗洗的东西放在房里,就起身出了房间,在慈云寺里面闲转悠。

 

老马脚步很急,简单的观察着慈云寺的内部结构,其实说是转悠,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找到慧心,他这两天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她搭话,可苦于见不到她。

 

慈云寺只是一个小尼姑庵,虽说香火不错,可装修和建设都是最简便的模样,不注重铺张浪费,约么有个几千平方。

 

老马心急如焚,只想赶紧见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小尼姑。

 

“施主在找什么呢?”他正愁苦之时,然后突然想起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个声音曾在他耳边娇喘过,他又怎么可能忘记。

 

老马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找你。”

 

慧心方才见老马神色匆匆,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她刚好想去找老马,便路过了这里,还以为老马会在房间,没想到竟然在这。

 

慧心有些不好意思,一张小脸又红的跟发烧了似的。

 

老马一看便知慧心这是想起来了那几次的事情,脸上有得意之色,他就知道这小尼姑尘缘未了,对这些逍遥事情期待的很。

 

待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他绝不可能让这到嘴的鸭子再飞了。

 

“这尼姑庵倒是挺大。”老马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接了一句。

 

慧心咧嘴一笑,漂亮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直眨到老马心坎子里去了。

 

“施主过誉了,我们寺庙一直清贫为主,没有什么过的排场。”慧心接话道,她心里此时此刻也是跟蚊虫叮了似的,痒痒的,眼神止不住的往老马的那里看。

 

两个人又寒暄了一段,便依依不舍的告了别,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老马继续在慈云寺里面不停的转悠,毕竟他现在的工作是做这里的保安,对这里的环境也要格外的熟悉才对。

 

往常也是闲人一个,老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正经的工作,心里面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装不下事情了。

 

熟悉完了寺庙里面的环境,老马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好自己的床铺,时不时有想要看热闹的小尼姑跑过来凑着头看老马的房间。

 

老马全当没看见似的,他现在一颗心全部都在慧心身上了,哪还有功夫理这些好奇的小尼姑。

 

收拾完东西,为了避嫌老马只能到寺庙外面练武,一套拳法打下来是神清气爽的,冲了澡,就往床上一躺,没一会便睡了。

 

第二天的老马是被自己的闹钟吵醒的,往日里老马都能够睡到自然醒,因为他身体的生物钟非常的准,但是寺庙里每天天不亮都要起来了,于是老马也给自己定了一个很早很早的闹钟。

 

老马在床上做着例行的运动,脑子里面满满都是慧心的身体,还有她跟自己在一起时那娇俏的模样,慢慢的将他推往更高的感官体验。

 

就在这种体验即将走向最高点的时候,老马突然听见了一声对话声,离这个房间不远,但老马的听力异于常人,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听见了女人的声音,还是声陌生的。

 

顿时,老马心里的罪恶感就上来了。

 

这可是尼姑庵,在这里……

 

老马停住了身下的动作,穿了裤子起身将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走了出去,站在旁边的槐树底下看着前面两道人影。

 

眼尖的老马,几乎是一瞬间便看出来了其中一人,正是他做梦的时候都要想着的慧心,便提了兴趣继续看着。

 

慧心斜斜的倚靠在手里的扫把上,一副娇弱的身子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克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找她的冲动,老马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树旁边,观察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那书,我替你烧了,若是真的被师傅看见了,你可有好果子吃,以他那个仇视男人的性格,说不定都把你给赶出去了,到时候你找谁哭去?”

 

慧心对面站着的小尼姑突然开口,老马这才注意到她,眼里才闪过一抹惊艳。

 

没想到慧心身边的小尼姑也如此标志,虽说没有慧心那么精致,但是眉眼中比起慧心更是多了一分风情,比起慧心要多知晓人事些。

 

而且似乎看胸围,要比慧心大上不少,是个有肉感的美人,比起慧心也成熟些,看的老马实在是觉得自己走了大运气。

 

这尼姑庵里除了那几个老尼姑,这些小尼姑都是一个比一个好看,老马这是个什么破运气。

 

慧心面色有些为难,一张脸更是通红通红的,没想到这么令人害羞的事情居然比这个事事都要比自己成熟的师姐看到了,慧心抬眼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师姐那傲人的上围,又收回了眼神。

 

“师姐不告诉师傅就好,这书也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只是因为好奇,所以翻开来看一看而已,我可没有别的想法。”慧心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她自己有没有想法,老马最清楚。

 

“你从小到大都在这尼姑庵里长大,对外面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清楚,师傅说的话向来都不会错,男人就是老虎,跟他们接触对于我们女人来说没什么好事情。”

 

慧云和师傅的性格有些像,说起话来就叨叨叨个不停,而且还好为人师,压根就不管慧心的心里想什么。

 

慧心从小到大一直以为师傅说的是对的,可是自从跟老马接触之后,发现男人也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可怕。

 

慧心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情绪。

 

慧云见她没有什么抗拒,心里面就放心了些。

 

上一次见她三更半夜手伸到被子里,嘴里还一直忍不住发出那种声音,更是发现了她在看红楼梦,吓的慧云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师妹学坏了。

 

现在看来,似乎只是对这些东西有些好奇罢了。

 

一边的老马听的是一头雾水,见慧心离开之后刚准备回到屋里,便看见那个叫慧云的小尼姑找了个树墩子旁边。

 

老马还在疑问她要做什么,那小尼姑一下子就把衣物脱了下来,差点让老马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没想到这尼姑庵里面居然可以如此旁若无人,尿急了就可以脱裤子,在这里随地小解。

 

这小尼姑也是心够大的。

 

老马看着她的大腿,笔直又长,,让人控制不住想要。

 

老马一边心里十分矛盾,一边眼睛却离不开的一直在看着她蹲下。

 

淅淅沥沥的声音响起,老马一双眼珠子都快要看出来了,偏偏什么都看不清楚,小姑娘有些警惕的盯着四周,但是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老马看了个清清楚楚。

 

老马见她提起裤子,顿时觉得自己那里好像已经有些无法控制,收了收力气就开始准备转身就走,没想到踩断了一根树枝,慧云当即便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随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独有的尖叫。

 

老马硬着头皮都不敢往后看,总算是回头之后发现那个小尼姑已经躺在了地上,似乎是吓到晕倒了。

 

老马心里面有些嫌弃,不过是被别人看到了小解而已,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一下子就吓晕过去了。

 

本来老马打算逃之夭夭的,可是这小尼姑就这么直愣愣的被吓晕倒在地上,老马又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毕竟原因也因为他。

 

“醒醒,醒醒!”老马在她耳朵旁边喊了半天,这小尼姑也没有什么反应。

 

老马又继续按了按,不知道过了多久,慧云的眼皮子才动了动,慢慢睁开了一双惊恐的眼睛。

 

慧云刚睁开眼就看见老马的一张脸,吓得差点没有一口气又背过去,刚刚似乎自己晕倒之前,就是看到了这个男人。

 

慧云那白嫩的脸,瞬间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施主怎的在这里站着也不说一声,也不知道施主在这里站了有多久,有没有看见……”慧云实在是有些难为情的说出来了。

 

师傅说过男人如老虎,自己本来就对老马有所防备,可是没有想到,只是这一瞬间的尿急憋不住了,在这里小解,居然就能被这个男人给撞上了。

 

也不知道他偷看到了什么,在这里上了多久,要是真的看到了她上厕所,慧云主要是一想到这里,就觉得羞涩难当,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去了结此生。

 

她可是一个清修的尼姑,怎么可以被男人看到那里。

 

老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我只是刚刚才路过那里而已,什么都没有看到,回头的时候就听见你尖叫了,这才发现你晕倒了,所以就过来帮你。”

 

他可不敢说,他刚刚已经看到了这个小尼姑上厕所的全部过程,将这个小尼姑上下给看了个遍。

 

要是说了,说不定他马上饭碗就丢了。

 

听着小尼姑话里面的意思,她们的师傅,似乎是很讨厌男人,若是他再冒犯了这两个小尼姑被她师傅给知道了,估计少不了去庵主那里参他一本。

 

慧云听了这话之后不疑有他,或许她是心里面不得不相信这个答案,只是在地上缓了一会儿便起身,什么都没有说的离去了。

 

慧云心里不安定,虽说这个老马刚刚说自己只是路过,但是她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这个男人的那里,她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男人要是想女人了,就会这样。

 

虽然心里面有些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产生了一些好奇,那么吓人,走路的时候不会碰到么?

 

慧云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过了,连忙摇了摇头拂散心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找了正在准备去念早经的慧心,两个人一同去找自己的师傅去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估计我们这一次过去也迟到了,师傅说不定就会说我们了,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慧心对着自家师姐还是话多些。

 

师傅也发现了慧云的不对劲,明明脸颊通红,可是神态却并不是很好,就像是病了一样。

 

“慧云,是不是发烧了,看你样子就像是病了一样,若是身体不舒服,不用勉强过来念经。”师傅拿起身边的经书,准备做到大堂上。

 

慧心摇了摇头,“无事。”

 

老马这边心不在焉的回了房间,一时间跟失了魂似的,脑子里满满的是刚刚看到的那小尼姑如厕时候的样子,那里怎么也不得平静,只是一个劲的坚挺着。

 

有时候的老马不得不承认,庵里面的每一个小尼姑都能引起他的某些生理反应。

 

年轻的女孩子就算容貌不怎么上乘,身材和气质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20左右的小姑娘,怎么的也都是鲜甜的。

 

老马细细的回想着,那天触摸到慧心的那种触感,然后又想到了今天,那小尼姑白嫩的脸颊,老马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

 

这若是两个都……

 

岂不是人间仙境?

 

这思绪要是一开始忍不住,这种想法就像泄了洪一样,充斥在老马的脑海里。

 

两个清纯动人的女娃子,还是师姐师妹。

 

这女人果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一旦想起来就根本从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从门外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把正在回味的老马吓了一跳。

 

这种时候能来找他的还能有谁?

 

是啊,慈云寺中再也没有和他相熟的尼姑了。

 

老马正乐呢,这回一定不会轻易的让这个小尼姑再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结果一开门,居然是那天将自己安排进来当保安的庵主,这庵主皮肤极白,保养的很是得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吃素的原因,似乎并没有那么显老,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老马却明白,她实际年龄居然已经有五十多了。

 

庵主这个时候没有去寺里念经,跑他这里做什么?

 

她见老马似乎有些意外,抬了抬眉毛。

 

“施主,这一次我过来是要跟你交代你当保安的一些职责。”

 

庵主表明来意,老马这才侧身让开,示意她到屋里面说。

 

庵主会意,起身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老马这才发觉,这庵主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从背影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倒是保养得当,更是增添了一股子熟女气质。

 

老马这厢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庵主找了个凳子坐下,将手里面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老马却直溜溜的盯着人家的手看,庵主的一双手虽是不如年轻的小尼姑,但是也是很好看。

 

老马一看这手,脑子里就出现了庵主跪着伺候自己的画面。

 

“施主?”庵主出声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发愣了。

 

刘庵主刚刚见老马那种神情,便心下了然,但是很奇怪,对于别的男人,对这些小尼姑露出那种神情,她就会觉得心里很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她心里面居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刘庵主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也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年纪对男人不怎么抗拒。

 

老马刚起来没多久,也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身肌肉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显露在外面,十分的健硕。

 

一般这个年纪的男人,基本上都已经露出了一些啤酒肚,神情也很是松弛老态,大部分男人都已经开始了地中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马不一样,他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打出的拳法也不像是那些花架子一般。

 

刘庵主虽是面无表情,但是一双毒辣的眼睛早已经将老马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哦哦,好,等会儿我就看。”老马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那份文件,但是心里却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可收拾。

 

这尼姑庵里面个个都是尤物,而且常年也接触不到男人,估计有些尘缘未了的老尼姑早就已经渴望到了极点,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老马这样想着,心想,自己以后可有福可以享了。

 

一大把年纪了,本来以为可以跟那个老寡妇一辈子的,谁知那女人竟不知好歹,居然嫌老马太厉害,跑了。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