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门店 > 直营门店 >
教室小黄文短篇贴吧/床戏描写的很细的小说

教室小黄文短篇贴吧/床戏描写的很细的小说

老李看女儿对自己就像一个陌生人,不由有些生气,声音都提高

餐品名称 : 教室小黄文短篇贴吧/床戏描写的很细的小说

所属行业 : 直营门店

推荐指数 :

大图展示

教室小黄文短篇贴吧/床戏描写的很细的小说

老李看女儿对自己就像一个陌生人,不由有些生气,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你见过有哪个父亲对自己儿女漠不关心的吗?你根本配不上父亲这个称谓!”李芸芸的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

 

“嘭!”

 

李芸芸说完径直走入卧室,重重的关上房门。

 

客厅中,徒留老李一人呆坐在沙发,老李也没想到女儿心里对自己的意见这么大,但这也更让老李意识到要多关心女儿,首先就是先弄清女儿到底有没有早恋,所以便决定等明天女儿放学后,偷偷跟踪女儿观察一下。

 

第二天下午,老李早早把中医理疗馆关门,随后便来到东海中学,在学校附近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蹲守,紧紧盯着校门口进出的学生。

 

好不容易等到女儿从学校走出来,随后却看到一个打扮得像是花花公子的男生牵着女儿的手从学校里走出来,老李的脸色立马就变得阴沉下来。

 

“这小子是不是你男朋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老李一眼便看出那花花公子不是什么好鸟,所以看到女儿跟他在一起不由有些恼怒。

 

“芸芸,这位是?”花花公子向李芸芸问道。

 

“我根本不认识他,别理这种神经病了,刘伟我还是下次陪你出去玩,今天心情有点差。”李芸芸说完便大步离去。

 

老李见女儿如此嫌弃自己,心里满是苦涩的回到了家。

 

老李在家苦苦等待着女儿回来,等到十点多还不见女儿回家,猜到女儿应该是在好友宁小秋家,便打电话给宁小秋询问。

 

“小秋,芸芸放学到现在还没回来,是在你家吗?”老李询问道。

 

“李叔叔,芸芸在我家呢,她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你过来劝劝她吧。”宁小秋回道。

 

“好,我马上过去。”老李急忙开着桑塔纳赶往宁小秋家。

 

“芸芸,都怪爸以前做得不好,爸以后会多多关心你,但也会给你一定的空间,爸也不是反对你恋爱,主要是怕你被骗。爸以后肯定会知错就改,你就跟爸回家吧。”老李态度真诚的看着女儿说道。

 

最后老李把女儿劝回了家,老李心里还是不放心女儿和那个刘伟在一起,毕竟老李阅人无数,很轻松就看出那李明品行不怎么样,所以决定再跟踪观察观察。

 

果然在几天的晚上,老李跟踪女儿到了公园,而李明早早就等在那里。

 

“这小子大晚上还约我女儿出来,肯定没安好心。”老李心里不由暗想。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芸芸你听我解释,你上次看到跟我抱在一起的是我妹妹。”刘伟拉着李芸芸的手说道。

 

“呵呵,那你还和你妹去宾馆开房吗?”李芸芸拿出手机,里面有一张刘伟和一女孩相拥走入宾馆的照片。

 

“我之前听朋友说你是花花公子的时候,仍然选择相信你,但你却让我这么失望,我们还是和平分手吧。”李芸芸想要撒手离开。

 

“本来打算留着你慢慢玩,但没想到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来硬的了。”刘伟眼看四周没人,便把李芸芸扑倒在草地在,准备强上。

 

躲在灌木丛中的老李看到眼前这情形,抓起手边的板砖,怒气冲冲的朝着刘伟走去。

 

老李直接一板砖朝着刘伟脑门拍上去,刘伟的脑袋立马血流不止,双手抱着脑袋哀嚎起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摊上大事了,你有本事就给老子等着。”刘伟捂着脑袋狼狈离去。

 

“芸芸你没事吧,别怕,爸爸在呢。”老李把女儿从地上扶起来,轻声安慰道。

 

“爸!”

 

李芸芸扑到父亲怀中,趴在父亲肩膀上低声啜泣起来。

 

老李听到女儿亲口叫“爸”,心里有种难言的激动,因为这是妻子死后第一次这样叫自己。

 

“芸芸,让爸爸再像小时候那样背你回家好不好。”老李在女儿身前蹲下。

 

“好。”李芸芸趴在父亲厚重的背上,第一次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和父爱的温暖。

 

老李因为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变得融洽而感到开心,根本没有把刘伟的威胁放在心上。

 

第二天老李便去菜市场买了一大堆的菜,准备做一大桌好菜庆祝与女儿重归于好的亲情。

 

就在老李做了满满一大桌菜准备等女儿回来时,却接到宁小秋打来的电话。

 

“李叔,大事不好了!刚刚我跟芸芸一起走在路上,突然冲出来一群混混,把芸芸她劫走了,我看他们走的方向应该是城南的废弃仓库,要不要打电话报警?”宁小秋在电话那头焦急的说道。

 

“小秋,真是谢谢你给叔叔通风报信,报警就不用了,叔叔自有办法。”老李担心报警劫匪会鱼死网破,随后便给柳娜打了个电话。

 

“娜总,我有点小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我女儿放学路上被人劫持到城南仓库,我想你的酒吧也在城南那边,而且你人脉资源应该丰富,所以想让你帮帮我。”老李说道。

 

“老李你不用这么客气,就是一点小事,我已经帮你喊人过去了,你可以先过去稳住劫匪。”电话那边的柳娜云淡风轻的说道,让老李都感觉没有那么紧张了。

 

随后老李便开着桑塔纳赶往城南的废旧仓库,把车子停好,老李看着破旧不堪的仓库,一脸云淡风轻的走了进去。

 

老李一进去便看到女儿被用绳子绑在凳子上,十多个小混混在一旁打着牌。

 

一群混混察觉到有人进来,纷纷转头望向老李,一个光头从人群后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这小妞是你女儿?有人花钱让我这帮兄弟废了你,所以你也别怨我们,我们这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兄弟们动手。”光头指挥道。

 

“先别急着动手,要对我动手也行,不过能不能先放了我女儿。”老李急忙打断道。

 

“这当然不行咯,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讨价还价?我和这帮兄弟还没好好玩一玩你女儿呢。”光头盯着李芸芸眼冒绿光。

 

“强哥说的对,不玩白不玩。”

 

“强哥威武,学生妹玩起来肯定很爽!”

 

...........

 

“王强,没想到你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四十多的人,传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吗?”柳娜随后踩着高跟鞋,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

“娜总,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你喊的人呢?你一个人过来很危险的,你还是快走吧。”老李在她耳边低声说。

 

“有我一个还不够吗?”柳娜媚笑道。

 

“娜姐是要替他出头吗?为了这老男人跟我作对可不明智,我大哥张龙可不怕你。”王强面对柳娜,气势都下降了许多。

 

“我今天还就跟你作对了,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看你以后怎么祸害人。”柳娜甩了王强一巴掌,并狠狠得朝王强身下踢了一脚。

 

“嘶!”

 

众人看着痛苦万分的王强,都似乎感受到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不由自主倒吸一口凉气。

 

而那群混混知道柳娜的身份,所以就算看到王强被打,也不敢贸然对她出手。

 

老李在一旁难以置信,事情就这么云淡风轻的解决了,帮女儿解绑后,带着柳娜和女儿离开了废弃仓库。

 

老李先把女儿送回了家,随后特意定了一个酒店包厢请柳娜吃顿饭,好好感谢她的帮忙。

 

“娜总,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好好敬你一杯。”老李给自己倒满一杯,向柳娜敬酒。

 

“老李,都说是小事啦,不值得一提,而且我每次肚子疼不都是靠你吗?我们这也算是互帮互助啦。”柳娜拿起酒杯跟老李碰了碰杯。

 

“差点忘了,今天我看那些人好像都挺怕你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老李还是把心中最大的疑问问了出来。

 

“南区这地方有两个老大,一个叫张龙,就是王强的大哥,还有一个便是我。”柳娜说得云淡风轻,就好像与自己无关一样。

 

“那你帮我教训了王强,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吧?”老李担忧道。

 

就在这时,柳娜的手机响了起来,柳娜也没避讳老李,直接拿起电话接通起来。

 

“好你个柳娜,连我的人都敢都动,打狗还看主人,你TM是不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手机刚接通,电话那头便传出一个粗狂浑厚的嗓音。

 

“是你的狗乱咬人,还不准别人教训了。”柳娜不甘下风的回道。

 

“就算是那样,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陈龙语气咄咄逼人。

 

“别搞得好像我怕你一样,你要玩我陪你奉陪到底。”柳娜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今天这事给你添这么大麻烦。”老李面带愧疚道。

 

“你也不必内疚,其实张龙早就想对我的地盘觊觎已久,想要把我搞垮,然后一家独大,今天就算不发生这事,以后也迟早会找理由动手的。”柳娜劝慰道。

 

“不管怎么说,你今天都是帮了我个大忙,对了,我看你脊椎好像有点变形,我明天要不去给你按摩看看。”老李问道。

 

“好啊,我说我这两天总是肩膀酸痛的厉害呢,明天我在会所等你”柳娜毫不犹豫答应。

 

第二天,老李没想到柳娜亲自派司机开车来接他,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过了十几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会所中走出一位性感女郎,带着老李走进一间包间。

 

而柳娜就侧躺在一张沙发上,玲珑的身材曲线展露无遗,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雪白滑嫩,吸引着老李的视线。

 

“老李你终于来了,快过来给我按按。”柳娜转过头向老李招手。

 

老李走了过去,把手放在柳娜的肩膀上,开始揉捏起来。

 

正在柳娜心神放松,享受美妙按摩时,包间的门被推了开来,几位刑警冲进了包间。

 

“据群众举报,你们这里可能私藏毒品,你就是这会所的老板吧,我现在要对你们会所进行全方面检查。”领头的刑侦队长孙峰语气不容置疑。

 

“张龙的动作还真快,看来是蓄谋已久啊”柳娜低声嘀咕道。

 

“你们分头行动,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孙峰指挥道。

 

随后没想到真的在一包间中发现了几小袋海洛因。

 

“证据确凿,你们现在跟我回警局接受一下审查。”孙峰对柳娜和老李说道。

 

“他就是一个按摩的,这事跟他无关,我跟你们走一趟就行了。”柳娜不想把老李牵连进来,连忙向孙峰解释。

 

“你说了不算,我怀疑他和这批毒品有很大的嫌疑,必须带回警局调查清楚情况再说。孙峰押解着老李上了警车。

 

孙峰随后把老李他们带到警局,老李和柳娜分别带入两个房间审讯。

 

孙峰从抽屉中拿出一份文件纸准备记录证词,对着老李说道:“快点交代你后面还有没有什么幕后老大,”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是清白的啊!”老李连忙辩解。

 

“我劝你还是坦白从宽,毕竟我们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要是等到我们动手就不是这样跟你说了。”孙峰把玩着手中的警棍。

 

这时一个警察走进了审讯室,凑到孙峰耳边说了几句,孙峰脸色变了变,立马站起走了出去。

 

孙峰也没想到市局局长今天突然下来视察,公安局长刘局都在恭迎,自己自然不敢怠慢。

 

“小孙,你怎么才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市局局长王鹏。”刘局看着一位精神奕奕的中年人介绍道。

 

“这不是刚抓到两个私藏毒品的嫌疑人,正在审问,没想到市局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孙峰急忙在两位上司面前邀功。

 

“听说王局最早也是做刑侦出身,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刘局提议道。

 

“好啊,我过来就是视察一下你们工作的。”王鹏表示赞同。

 

“正好那嫌疑人嘴巴严得很,我恐怕还得向王局好好请教请教经验。”孙峰一脸献媚的说道。

 

“嫌疑人就在里面。”孙峰带着王鹏等人来到审讯室外。

 

孙峰猜王鹏下来视察应该也只是做做样子,顶多就是在外面看看,所以也不怕老李把他准备刑讯逼供的事说出去,就算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会相信。

 

“把审讯室的门打开。”王鹏冷声向孙峰命令道,孙峰没注意到王鹏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起来,只是按照命令拿钥匙开门。

打开门后,王鹏径直走到老李身边,握住老李的手激动道:“老李,真的是你啊!你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要是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跟我说。”

 

“老弟,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我是被冤枉的啊,有个警察还打算对我刑讯逼供。”老李看王鹏身穿官服,而且看后面那些警察都好像挺怕他的,猜到王鹏身份应该挺大的,便把事情经过都告诉了他。

 

“孙峰,老李只是过去按摩的,你怎么没有证据胡乱抓人,而且你还打算刑讯逼供,真是好生厉害啊!”王鹏怒火中烧的看向孙峰。

 

“王局,我要是知道他跟你有关系,我肯定不会这么干啊!”孙峰慌不择言向王鹏解释,可说出口立马就后悔了。

 

“照你这么说,你要怎么做都取决于那个人有没有关系咯,我看你不太适合做刑侦队长,还是让别人来干吧。”王鹏不容置疑的说道。

 

孙峰听到自己被撤职的消息,直接瘫坐在地上,心里那个后悔啊!

 

“帮我把老李的手铐解开。”王鹏向一位刑警说道。

 

“这次多谢有老弟你的帮忙,要不是有你在,我可就冤死了,而且我的客户娜总应该也是被冤枉的,应该是故意有人栽赃陷害。”老李站起来感谢道。

 

“都是老弟我的失职,才让你蒙冤,应该我向你道歉。老李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肯定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要是调查清楚与她无关,立马就会放人。”王鹏说道。

 

“对了,听你说开了一间中医理疗馆,还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爱人看看?”王鹏对老李问道。

 

“这当然没问题。”老李一口答应,毕竟老李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择日不如撞日,我爱人今天正好有空,我现在就开车带你过去看看吧。”王鹏说道。

 

随后王鹏便带着老李到了自己居住的房子,见到了王鹏的爱人张敏穿着一身居家服在拖地,就是走路看起来有些别扭。

 

张敏看上去很面善,一看就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待人也友善热情。

 

,但更没想到是还遇见了女儿的班主任林初雪。

 

“表姐夫,你请来的医生不会就是他吧?”林初雪看着老李说道。

 

“老李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你们之间认识吗?”王鹏问道。

 

“他就是我上次说的公交车上的老流氓,我是他女儿的班主任,他这流氓能治好表姐的腿痛吗?”林初雪在学校不好当面斥责老李,现在在局长表姐夫面前自然毫不客气。

 

“我都说了那件事就是个误会,至于你表姐的病我已经大致了解清楚,可以说是十拿九稳。”老李胸有成竹得说道。

 

“你就吹吧你,我表姐的病已经是多年的旧疾,市里多少名医都无计可施,你要是能治好,就是把我以身相许给你都行。”林初雪认定老李就是想在表姐夫面前表现,夸下海口。

 

老李不想跟林初雪多费口舌,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给张敏进行针灸。

 

半小时后施针完毕,张敏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发现双腿不再酸胀疼痛,并且感觉充满了活力,忍不住惊叹道:“我的腿竟然一点都不疼了?”

 

“老李,真是太感谢你了,每次看见我爱人她腿疼的厉害,我都恨不得疼的是我。现在看见她好了,心里的巨石也放下了。”王鹏握住老李的手,笑得合不拢嘴。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老李一脸云淡风轻。

 

一旁的林初雪则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老李真把表姐的病治好了,而想到之前发的誓,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但老李似乎忘记了这件事,也没有反过来为难林初雪,林初雪心里也微微对老李发生了改观。

 

随后张敏盛情邀请老李留下吃饭,老李也不好推辞,便留下吃了顿晚饭。

 

吃过晚饭后,王鹏还打算给老李酬谢,老李连连谢绝,“酬谢就不用了,以后我有什么需要帮忙,恐怕还要多麻烦你。”

 

“好,以后有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我一定全力而为。”王鹏信誓旦旦的说道。

 

从王鹏家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老李走在路上接到了柳娜的电话。

 

“老李,我能这么快放出来,都是这次多亏有你,你现在在哪呢,我好好请你吃顿大餐。”电话那头的柳娜问道。

 

“我在东海大桥这边呢,你如果非要请客的话,过来请我吃路边摊就行。”老李闻着路边烧烤摊飘出的香气,忍不住说道。

 

“我离那里不远,马上就能到。”柳娜挂断电话,赶过去和老李会合。

 

随后老李和柳娜在烧烤摊见了面,柳娜穿着水蓝色束腰长裙,脚踩着水晶高跟鞋漫步走来的样子,不知道吸引了周围多少双眼球。

老李特意找了个靠江的位置,吹着晚风,吃着烧烤,十分的惬意。

 

“老板,来两盘麻辣小龙虾,十串烤肉,十个韭菜,两瓶啤酒。”老李大声吆喝道。

 

“好勒,稍等片刻。”烧烤摊老板急忙应道。

 

这时旁边桌子上的几个个子不高,但四肢比较粗壮的男子正一脸猥琐的看着柳娜,柳娜注意到几人肆无忌惮的目光,眉头微皱着表示有些不悦。

 

这几个人恐怕是不知道柳娜的身份,否则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得罪柳娜。

 

“嘿,大叔,叫着你同桌的美女一块来我们这桌吃吧。”旁边领头的矮冬瓜猥琐的笑道。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了。”老李委婉拒绝道。

 

“没什么好客气的,一起拼桌人多热闹啊,再说你们的菜还没上来,可以先吃着我们的。”矮冬瓜和几个朋友开始过来拉拽老李,还准备对柳娜动手动脚。

 

“我说了不用,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老李闪身站到柳娜面前,把想要对她动手动脚的人推开。

 

柳娜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老李,觉得站在老李身后给了自己很大的安全感。

 

“大叔,你TM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些个兄弟,是不是给你脸了?”矮冬瓜歪着头,一脸的傲慢。

 

“我为什么要看得起你们这些垃圾?”老李认真的问道。

 

“我靠!你他妈挺拽啊,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哥几个的厉害。”矮冬瓜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老李脸上打了过去。

 

眼见矮冬瓜一巴掌打过来,老李自然是不甘示弱,微微一弯腰,躲过了他这凌厉的攻势,旋即身子一转,一招擒拿手扣住矮冬瓜手腕,将他扔了出去。

 

同一时间,矮冬瓜身后几人也冲了上来,拳打脚踢之时,想借助人多的优势取胜,但他们没有想到的事,老李年轻时候可是在边疆当过几年兵,也跟着教官学了一些功夫,平时一打五都不在话下,更别说眼前这几个花架子了。

 

很快,这几人都被老李放倒在地,捂着肚子哀嚎起来,“哎哟,别打了,我们知道错啦,放小弟一马吧。”

 

“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的人滚出我的视线。”老李冷声道。

 

矮冬瓜等人互相搀扶着,在周围群众的鼓掌声中落荒而逃,这几个小混混平时没少在这一片作威作福,看到他们被教训,群众自然喜闻乐见。

 

“没想到你还挺有两下子的,深藏不露啊。”柳娜眼神中带着些许赞赏。

 

“要是连这几个小流氓都对付不了,那早些年的兵都白当了。”老李对此不以为意。

 

“既然你这么厉害,这夜黑风高的我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你就给我充当一回护花使者呗。”柳娜眼里带着一丝狡黠。

 

“那当然没问题,我也不太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老李说完便打算走去结账。

 

“都说好了我请客的,你就别抢着买单了。”柳娜抢先一步买好了单。

 

随后老李与柳娜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昏黄的路灯倒映着两人长长的背影。

 

老李也没想到第一次当护花使者,就有不速之客找上门来.......

 

在两人路过一条小巷子时,三名手臂上纹着文身,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青年,手上都拿着钢管,慢悠悠从漆黑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你们了,兄弟们,就是他把我们老大张龙的精心策划给捣乱了,给我狠狠的教训他,老大承诺事后必有重谢。”领头的黄毛首当其冲,拿着钢管朝着老李气势汹汹得冲了过去。

 

钢管携着一阵“呼呼”的破空声,朝着老李当头打去,要是被这样打中一下,恐怕直接就要失去战斗力。

 

黄毛看到老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吓傻了一样,不由暗自冷笑,“这么容易就得手了,真是太没意思了。”

 

可就在黄毛以为老李要被钢管砸中时,但没想到一直不动的老李突然后发制人,两只手掌仿佛钳子一样,钢管被紧紧钳住,停在空中不能再朝前一分。

 

老李趁着黄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用力一拔,钢管就已经落入了老李手中。

 

老李直接把钢管丢在了一旁,用一种异常自信的声音说道;“对付你们这些臭鱼烂虾,还要用武器真是太没意思了。”

 

黄毛听着老李把自己的话回敬给自己,脸色就像吞了一只死苍蝇那么难看,但眼里看着老李还是充满怒火。

随后三人也知道老李没有那么好对付,于是决定一起对老李出手,毕竟他们觉得老李再怎么强,双拳也难敌六手。

 

但就算是这样,老李对付这三人依旧是轻松自如,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黄毛见他们三个加一起都不是老李的对手,心里便决定对柳娜出手,这样就可以胁迫老李就范。

 

让两个手下全力拖住老李,黄毛立马从口袋抽出一把弹簧刀,鬼鬼祟祟的摸到柳娜身后,用刀架在了柳娜的脖子上。

 

而此时老李已经放倒了黄毛的两名手下,朝着黄毛慢慢的走了过去。

 

“喂,你不管这个女人的死活了吗?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让这个女人死在你面前。”黄毛威胁道。

 

但老李却好像对黄毛的威胁置若罔闻,仍旧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过去。

 

黄毛其实根本不敢闹出人命,所以看着老李一步一步的走来,心里更加的紧张惶恐,在精神崩溃的情况下,没想到刀离柳娜脖颈越来越近了。

 

老李看刀子马上就要划伤柳娜,急忙一把推开了她,一脚把黄毛踢晕过去,但刀子最后还是在老李的胳膊上划了一道。

 

“老李,真是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你受伤了,我家离这没多远,我带你去我家好好得处理一下伤口吧。”柳娜看着老李血流不止的手臂,一脸的愧疚。

 

“没事,就是一点小伤而已,我回去自己包扎一下就没事了。”老李觉得和当兵那时候相比,这点小伤都算是不痛不痒。

 

“就是去我家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柳娜拉着老李往自己家走去。

 

随后柳娜带着老李回了家,取出酒精,棉签,纱布,准备帮老李消毒,包扎。

 

老李起初是打算自己处理的,但后来实在拗不过柳娜,便让她为自己处理伤口。

 

柳娜让老李把衣服脱了,准备帮他清洗一下血迹。

 

老李古铜色的皮肤,健壮的腹肌,厚实的臂膀让她感受到男子气概。

 

“疼吗?”柳娜小心翼翼地用酒精给老李手臂消毒,声音也很柔很轻。

 

“一点小疼而已,你尽管放开手弄。”老李看柳娜生怕弄疼自己,便开口劝道。

>>>>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