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资讯 > 行业新闻 >

女朋友和前任开了很多次房|被老男人玩得死去活来

2020-02-14 17:26 阅读量:

林依纯笑起来简直太可爱了,也难怪她会有小兔子这样的绰号,那就是她的笑容很是干净,温柔,甚至甜得像水果糖一般。

这样的微笑龙飞那里能抵挡得了,原本平静下来的心绪立刻是忍不住有些波动了起来。

 

“这丫头干嘛呢?怎么突然就对我这么亲切了呢?”

 

龙飞虽然算不上绝顶聪明,但他也不傻,明明开始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林依纯对自己的不满,现在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清纯美少女那甜得像水果糖一样的微笑,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怀疑对方是在伪装,如果是伪装,那她的演技也实在太高明了。

 

“龙飞!会开车吗?”

 

三个人走出别墅,陆雪瑶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立刻是来到了门口停着的那辆白色的玛莎拉蒂面前。

 

“为两位美女效劳,义不容辞。”

 

伸手接过陆雪瑶手中的车钥匙,龙飞立刻是心甘情愿当起了司机,虽然这并不是他份内的事。

 

“龙飞!你想吃什么?”

 

林依纯关心的问道,一副很是亲切的样子,那感觉就好像和龙飞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嘿嘿!我这个人有个优点,那就是一点也不挑食,随便吃什么都可以,比较好养。”

 

龙飞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偷偷的观察着这两个女孩,心里却想,和这样两个美少女一起吃饭,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随便吃什么都可以吗?那怎么行,你今天第一次来,怎么也得请你吃顿大餐给你接风洗尘不是?”

 

听到龙飞的话,林依纯心里别提有多来气了,心想这家伙难道还想我养他吗?我一个公司实习生才多少钱,我养得起你吗?

 

“就是,龙飞!你千万别客气,林伯有的是钱,不就是吃顿大餐吗?以后你只要好好照顾小兔子,保证她的人生安全就行了。”

 

陆雪瑶说这话的时候,林依纯的小手却是悄悄的伸了过来,然后在她的大腿处狠狠的掐了一把。

 

“雪瑶说得对,吃顿大餐也花不了几个钱,你就别客气了,咋们今晚就去西城区的龙凤餐厅吧!”

 

林依纯提议的说道,心里却是一阵肉疼,因为她心里清楚,这龙凤餐厅虽然算不上是静海市的顶级酒店,但是在里面随便吃一顿饭,那也得花好几百了。

 

虽然林依纯是静海市首富的女儿,按理说她根本不会在乎钱这种东西,可是陆雪瑶却是明白,林依纯从小独立,从不向林磊伸手要一分钱,她的钱那可都是她辛苦劳动所得,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血汗钱了。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改天等我发了工资,一定回请你们。”

 

龙飞笑着说道,心里却想,自己这次接受的任务,是国防部安排的,那有什么工资可言。

 

不过龙飞明白,只要他完成这次任务,肯定会得到一笔不小的奖金,但那也得完成任务回归战龙队才行。

 

“呵呵!谁让你回请了,要不是为了赶走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我才不会便宜你。”

 

听到龙飞的话,林依纯在心里冷笑的说道,为了自己的计划得逞,她也只能牺牲自己的钱包了。

 

三个人来到西城区的龙凤餐厅,直接是订了一个包间。

 

“龙飞!这是菜谱,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虽然心疼自己的钱包,但是林依纯好歹也是静海市首富的女儿,在龙飞面前自然不能失了身份。

 

“好的!”

 

拿起菜谱,龙飞自然不会客气,毕竟他心里清楚,林家有的是钱,吃顿饭那还不是在九牛一毛的事。

 

“服务员,给我来一个火爆龙虾,再来个大闸蟹,还有这个龙凤煲……”

 

瞧着龙飞点菜的样子,十足的一个土豪,林依纯和陆雪瑶顿时都傻眼了,因为这小子一点也不客气,竟然专捡贵的点。

 

“龙飞,你点这么多干什么?我们只有三个人那里吃得了,要不就这样了吧!”

 

陆雪瑶劝解的说道,林依纯的心里却是在滴血,心想这家伙还真当自己钱多得花不完了。

 

“没事,我饭量足,能吃!就算真的吃不完,打包不就得了。”

 

龙飞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在菜谱上一阵扫视,看到贵的菜谱,也不管是什么,自己喜不喜欢吃,毫不犹豫的就下了单。

 

面对这样出手阔绰的土豪,服务员的眼里笑开了花,对待龙飞的态度,那是相当的客气。

 

“臭小子,你……你的优点呢?你不说是自己很好养吗?有几个人养得起你这样的。”

 

林依纯现在可没心情吃晚饭,因为她在心里一直在估算着这顿饭要花多少钱,每看到龙飞点一个菜,她的心里就像被人拿刀子捅了一刀。

 

她不缺钱,可现在看到龙飞这个样子,就要感觉龙飞是有意在戏弄她。

好在龙飞还算是比较节约的人,只点了十来个菜就停了下来,而林依纯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面对着餐桌上的美味佳肴,龙飞吃得是酣畅淋漓,边防部队的生活虽然也不算差,但再怎么也不可能与这样的高档餐厅相提并论。

 

“龙飞!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陆雪瑶手里拿着一个大闸蟹,一边剥壳一边关心的问道,心想龙飞这种看上去有些老土的家伙,估计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味道还行吧!勉勉强强能吃!”

 

然而让陆雪瑶没有想到的是,龙飞给出的评价却是让人大跌眼镜,那感觉好像这里的美味还有些让他不满意似的。

 

听到龙飞这样一句话,林依纯顿时就觉得没了胃口,自己花掉大半个月工资请他吃饭,结果他竟然还只是觉得勉勉强强能吃。

 

“龙飞!听你的口气似乎你会做饭?”

 

陆雪瑶试探的问道,因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要么对方是一名吃过天下美食的美食评论家,要么就是一名顶级的大厨。

 

“嘿嘿!我哪会做饭,我养猪的,不过我们班长做饭的手艺,那还真是不错,一点也不比这里差,我也给他学过几招,改天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龙飞嘴里咬着一只大龙虾,吃得是红光满面,满嘴流油,那感觉就像一辈子没进过城的乡巴佬,看得林依纯和陆雪瑶是一阵恶寒。

 

“什么?你养猪的?”

 

听到龙飞说自己是养猪的,林依纯和陆雪瑶两个人都忍不住倒胃口,心想一个养猪的家伙做出来的饭菜,谁还敢吃啊。

 

“是啊!我在边防部队养了大半年的猪,这不才回静海市吗?你还别说,我养猪的经验可丰富了,上个月我养的一头母猪下了十八个猪仔,你说我厉害不?”

 

龙飞得意的说道,毕竟这件事情,龙飞可是再一次打破了边防后勤部队的纪录。

 

“你厉害什么?明明是那头母猪厉害!”

 

陆雪瑶撇了撇嘴,心想林伯这是怎么了?竟然会请一个养猪的来当小兔子的保镖。

 

“错!其实真正厉害的应该是那头公猪,当初我到部队的时候,就觉得它很是出众,皮毛光亮,体格强健,所以我一眼就看中了它,结果它还真是没有让我失望。”

 

龙飞纠正的说道,然而两个小女孩却是听得脸色微微一红,明明是在吃晚饭,结果却说到这种事情上了。

 

“林伯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找这样一个土包子给小兔子当保镖,他……他这样的人能给小兔子带来安全感吗?”

 

陆雪瑶皱了皱眉头,因为她实在不能理解,堂堂静海市第一首富,给自己女儿请的保镖,竟然是这样一个养猪的后勤兵。

 

“你不就是想说你很有眼光吗?简直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你这么有眼光,怎么没看出今天我们可是来对付你的。”

 

林依纯在心里不屑的说道,瞧着龙飞这副土里土气的样子,她更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那就是一定不要让这个家伙留在自己的身边。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我先到外面去等你们。”

 

林依纯其实根本就没吃什么东西,看着龙飞这个样子她那里还吃得下,于是借机便离开了包间。

 

“呵呵!到底是富家小姐,饭量这也太小了吧!也难怪会长是这么瘦小,如果多吃点饭,再长得丰满一点,那她就完美了。”

 

龙飞乐呵呵的笑道,陆雪瑶看在眼里,就觉得这小子很是猥琐,甚至还有点傻气,完全颠覆了自己对龙飞的第一印象。

 

作为静海市音乐学院的学生,陆雪瑶身边的男生大多都长得比较阴柔,所以龙飞给陆雪瑶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健壮阳光,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帅气。

 

可是现在,陆雪瑶简直有些不能忍受,心想这样的土包子,也不知道林伯从那里找来的,他配给林依纯当保镖吗?

 

“呵呵!龙飞,我也吃饱了,你慢用,我们在外面去等你。”

 

伸手拿起自己的LV手提包,陆雪瑶装作客气的样子,立刻是赶紧离开了包间。

 

发现两个美少女就这样离了开去,龙飞却是乐得清静,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慢慢的享用起那些美味。

 

“雪瑶,你怎么也出来了?你吃饱了吗?”

 

看到陆雪瑶从餐厅里走了出来,林依纯立刻是不解的问道。

 

“我能不出来吗?和这样一个土包子吃饭,简直是一种折磨,也不知道你爸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派这样的家伙给你做保镖,而且还让他与你同吃同住。”

 

来到林依纯的面前,陆雪瑶也忍不住一顿抱怨,然后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好闺蜜,心想林依纯只能用‘惨’来形容了。

 

“雪瑶,你不愧是我最好的闺蜜,你太懂我了,如果让这个家伙成天跟在我身边,我要不疯掉才怪咧。”

 

发现陆雪瑶很是体会自己现在的心情,林依纯立刻是有点小小的感动,知音啊,就差一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小兔子,你别着急,今晚咋们就把这个家伙给赶走,我一定会帮你的。”

 

陆雪瑶宽慰的说道,想到龙飞那副傻气又老土的样子,她倒是更加放心了。

 

因为龙飞如果表现得十分精明有分寸的话,说不定她的计划就泡汤了,但是现在她却是大可放心,对付龙飞她觉得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就在陆雪瑶宽慰林依纯的时候,龙飞却是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一扫而空,整个肚皮都吃得撑了起来,为此他还刻意松开了两格皮带扣子。

 

“吃饱喝足真是一件痛快的事,想不到林依纯竟然这么友好,比起杜娟儿那种傲慢的女孩来说,这样的女孩我更喜欢。”

 

龙飞伸手摸了摸肚子,拿起桌上的一根牙签便叼在了嘴里,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包间。

 

走出龙凤餐厅,瞧着林依纯和陆雪瑶两个女孩早已坐进了车里,龙飞这才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

 

“怎么?雪瑶你是要自己亲自开车吗?开车其实挺辛苦的,还是让我来开吧!”

 

发现陆雪瑶竟然坐在了驾驶室,龙飞立刻是自告奋勇的说道,毕竟现在他可是心甘情愿的给两大美女当司机。

 

“嘿嘿!不用麻烦你了,我们准备去酒吧玩玩,你不太熟悉路,所以还是我来开车吧。”

 

陆雪瑶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心里却想,早知道你是养猪的,我能让你碰我的爱车吗?再说雪瑶是你叫的吗?

 

龙飞做梦都不会想到,就在刚才他享受美食的时候,陆雪瑶和林依纯两个女孩,却只是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把玛莎拉蒂的方向盘,擦了个百八十遍。

 

十分钟之后,陆雪瑶开着她的玛莎拉蒂,然后来到了南城区有名的飞龙街。

 

这条街算不上是南城区最繁华的商业街,但是它却是整个静海市有名的红灯区。

 

所谓的红灯区,也就是这里是纸醉金迷的地方,整个街道从头到尾,经营的不是洗脚城就是娱乐场所。

 

只要有钱,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快乐。

 

“嘿嘿!小兔子还真是够大方,请我吃了一顿大餐,还不忘带我来这样的地方放松放松。”

 

坐在玛莎拉蒂的后座上,龙飞的目光被这条街上的霓虹灯所吸引,不过最吸引龙飞的,却是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广告牌。

 

这里的广告牌,封面大多都是一些穿着清凉,身材一览无余的妙龄女郎,配上的广告语也是别出心裁,有的甚至还诗意满满。

 

“春宵一刻值千金,八百让你爽飞飞。”

 

看到这样一句广告语,龙飞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八百一晚也太贵了点吧,不知道可不可以打个折扣什么的。

 

对于飞龙街如此明目张胆的商业行为,龙飞却是明白,能够在这条街上从事这样商业活动的人,基本上都有强大的后台支撑,否则也不敢这样张狂。

 

“这个家伙从进入飞龙街开始,眼睛一直都盯着那些广告牌,看来今晚我的计划已经十拿九稳了,小兔子有救了。”

 

透过后视镜,陆雪瑶时不时的观察着龙飞脸上的表情,发现这小子看着广告牌上的模特,眼里不断的放光,她就放一百个心了。

 

将车停放在飞龙街广场的一处停车场,陆雪瑶带着林依纯和龙飞便前往了地下酒吧。

 

所谓的地下酒吧,其实并不只是一个酒吧,它是整个南城区有名的娱乐会所,更是飞龙街最具代表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标致性的地方。

 

地下酒吧的位置就在飞龙街广场的下面,整个广场下面都是属于地下酒吧的经营场所,占地面积差不多就跟广场一般大小。

 

来到地下酒吧的入口处,只见十几个身材魁梧,穿着黑色西装,而且还戴着墨镜的家伙,分别站立在两旁。

 

这样的气势显得很有排面,但同时也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普通的市民基本都没有胆量靠近,因此来地下酒吧这种地方消遣的人,基本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人物。

 

“瑶瑶,好久不见!简直是越来越漂亮了?你今天是带朋友来玩还是过来唱歌啊!我可是很久都没听你唱歌了。”

 

刚走进地下酒吧的入口,来到酒吧大厅,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西服,混身骚气的中年男人便迎了过来,而他的身边同时还跟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妖媚女郎。

 

瞧着这两个妖媚女郎,龙飞的眼睛立刻是在她们的身上一阵游移,脸上很是自然的浮现出一抹满意的神情。

 

“大柱哥,你太过奖了,我今天就带朋友过来玩玩,不唱歌。”

 

看着这个中年男人,陆雪瑶立刻是微笑的说道,对他显得很是客气,很显然对方在这地下酒吧应该算得上是一人物。

 

“不唱歌吗?那可是太遗憾了,你是不知道,咋们这里有很多贵宾,点明要听你唱歌呢!”

 

大柱哥有些失望的说道,而他的目光,则是紧紧的盯在了林依纯的身上。

 

瞧着林依纯长得很是清纯貌美,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性感女郎他早就看得麻木了,所以才会让他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个大柱哥正是这家地下酒吧的大堂经理黄玉柱,凡是地下酒吧的正职人员,基本都称他一声大柱哥,以示对他的尊敬。

 

被黄玉柱的目光紧紧盯着,林依纯立刻是感觉到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要不是陆雪瑶对这里十分熟悉,她自己是打死也不敢来这样的地方。

 

“大柱哥,要听我唱歌还不简单,改明儿我专程抽空来这里唱一晚上,让你听个够。”

 

陆雪瑶客气的说道,作为地下酒吧的兼职歌手,陆雪瑶还称不上是地下酒吧的正职人员,最多也就只是个临时客串。

 

当然,以陆雪瑶的气质形象,还有她的才华,要成为地下酒吧的专场歌手也并不难,只不过她现在还是在读大学生,所以只能是在这里兼职演出。

 

“瑶瑶,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是记下了,对了,你也不给我介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黄玉柱微笑的说道,看着林依纯那副可爱清纯的模样,他是越看越觉得喜欢,毕竟漂亮女人他见得太多太多,但是像林依纯这样清纯的却是极为少见。

 

“大柱哥!这是我闺蜜林依纯,她可是个乖宝宝,大柱哥你可得多多照顾照顾。”

 

陆雪瑶淡淡的笑道,看着黄玉柱眼里浮现出来的那抹神色,她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过陆雪瑶心里清楚,地下酒吧里的人员虽然都大有来头,但是在这里却是不敢胡作非为,因为这里的老板雷东,那可是堪称飞龙街的地下霸主。

 

如果有人胆敢在地下酒吧惹事生非,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雷东,因此这里虽然鱼龙混杂,但大多数都很守规矩,不守规矩的基本上没有好下场。

 

“哈哈!林小姐你长得可真漂亮啊!我们地下酒吧最缺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女孩,如果有兴趣的话,随时可以到我这里来上班。”

 

黄玉柱乐呵呵的笑道,一副很是照顾林依纯的样子,同时心里免不了开始猜想,如果能把林依纯弄到地下酒吧来上班的话,自己可就很有机会了。

 

“上班吗?不用了,多谢大柱哥,我已经有工作了。”

 

林依纯委婉的拒绝了黄玉柱的好意,毕竟作为静海市首富的女儿,她怎么可能来这样的场合上班。

 

要不是陆雪瑶在这里兼职歌手,她恐怕都不知道飞龙街还有这样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全文在线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