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资讯 > 行业新闻 >

我被添出水来好爽视频*男生说怕你疼

2020-02-14 17:33 阅读量:

风景优美的龙虎山前。新城前面,就是山南省最大的岩马水库。

整个傅山县,属于沂蒙山系的前端,虽然风景优美江山如画,但由于交通不便,经济并不发达,在龙海市下属的六个县中,是最贫穷的一个县,整个县大多数的乡镇,都处在山区高山之中。

 

为了傅山县经济的发展,五年前,市里决定,把傅山县所有的机关单位,从龙海市郊,搬迁到傅山县中心的傅山镇,并在傅山镇旁边,建设傅山新城,在岩马湖的西面,成立经济开发区。

 

岩马湖,是山南省最大的一个淡水湖,物产极其丰富,而且风景优美,如诗如画。

 

傅山县长何振南,静静的站在窗户前,看着碧波荡漾的岩马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出坚毅的神情。

 

自己来到傅山县担任县长已经半年了,到现在竟然还没有打开局面,市委书记周天鸿已经开始对自己不满了。

 

特别是昨天,傅山县制药厂的几百号工人,竟然绕过信访局,集体到县政府上访,差一点造成冲击县政府的闹剧。

 

当时,就连龙海市电视台的记者都到了。

 

傅山制药厂的设备技术落后,产品单一,已经几个月开不出来工资了。

 

这次工人的集体到县政府上访,让何振南丢尽了脸面。

 

最后,何振南亲自出面,才平息了这次集体上访的混乱事件。何振南直接把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广平找来,勒令他,尽快的找到解决傅山制药厂的办法。

 

何振南知道,这次集体上访事件,并不是偶然的,而且是有预谋的,一定有人在背后捣鬼教唆。

 

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董广平,是自己的班底,看来,有人想向自己下手了,他们选择了制药厂这个切入点。

 

嘿嘿,敢向我何振南下手,你们这是找死。

 

何振南的眼里猛然爆射出道道强烈的寒芒。

 

“振南,车到了。”

 

妻子苏晓红把熨烫服帖的西装给丈夫穿好,一边温柔的整理了一下丈夫的领带和衬衣,轻声道。

 

妻子柔软的秀发,拂过自己的脸颊,淡雅的好闻体香,飘进何振南的鼻子,何振南禁不住一下把妻子搂在怀里。

 

苏晓红抬起那张精致的微红脸颊,吐气如兰,轻声道:“爸爸还在等我们。”

 

何振南看着贤惠温柔知性的妻子,一股歉意在心头升起,禁不住轻轻亲了妻子一下。

 

苏晓红依偎在丈夫炽热温暖的胸怀前,听着丈夫砰砰的心跳,轻声道:“时间不早了,走吧。”

 

何振南有二个星期没有回龙海了,这个周末,说好了要回龙海,去看望父亲和母亲,再顺便拜访一下市委书记周天鸿。

 

市里对这次的集体上访事件,极其的震怒,市委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严惩策划者。傅山县委和县政府,工作能力太差,必须对这件事负全部责任。

 

父亲母亲原来和大哥何振乾住在省城,父亲自从在省组织部退下来以后,老人家就想四处走走,因此,今年就来到龙海,和自己住在一起。

 

何振南和苏晓红,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没有孩子。刚结婚的时候,由于工作忙,两人没有打算要孩子,后来,想要孩子的时候,何振南在一次抗险救灾的时候,出了车祸,下身受伤,永远失去了要孩子的机会。

 

这让何振南对苏晓红极其的愧疚。

 

但苏晓红深爱着何振南,两人没有孩子,苏晓红没有一丝的怨言。

 

刑警队长周玉海把车早已停到何县长的楼下等候。周玉海的家,也在龙海市里。周玉海的刑警队长,是何振南一手提起来的。

 

何振南和苏晓红走下楼来。

 

周玉海恭敬地打开车门,轻声道:“何县长,苏局长,请上车。”

 

“呵呵,玉海,麻烦你了!”

 

何振南看着周玉海眼里那种尊敬和忠诚的目光,他知道,自己选对了人了。

 

周玉海这个人,年龄虽然只有30岁,但工作能力极强,身手敏捷,为人义气,对自己更是忠心不二,自己每次回龙海,周玉海只要有时间,就亲自驾车护送自己。

 

“保护何县长和苏局长的安全,是我的工作。”周玉海道。

 

轿车高速沿着新修的公路,奔向龙海。

 

不一会,何文婕就把中药抓了回来。

 

张翠英和保姆在厨房里准备饭菜,欧阳志远和何文婕来到另一个房间,给张翠英煎药。

 

何文婕极其的健美,特别是那饱满高挺的少女曲线不住地在欧阳志远眼前晃动。

 

欧阳志远可是青春年少,目光不禁在何文婕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眼。

 

正在浸泡中药的何文婕,发现了欧阳不老实的眼光,脸色不由得一红,一脚踩在欧阳的脚尖上,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咬牙切齿的道:“小流氓,往那儿看的?再看,我挖掉你的眼珠子!”

 

“啊!谋杀呀,脚趾头掉了!”

 

欧阳志远抱着脚丫子,夸张的龇牙咧嘴,跳了起来。

 

“噗哧!活该!”

 

何文婕看着欧阳狼狈的样子,禁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何文婕如春天里的鲜花,尽情的绽放。

 

欧阳志远一呆,连忙道:“何文婕,可不能怨我,我只多看了一眼,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秀色可餐呀!”

 

“哼,下次再这样看我,非挖掉你的眼珠子不可。”

 

何文婕虽然恼怒欧阳致远那样看自己,但心里却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哪个少女都喜欢人家夸自己漂亮。

 

这家伙的眼光虽然可恶,但毕竟还在夸自己漂亮。

 

“呵呵,这么厉害的女孩子,小心嫁不出去。”

 

欧阳志远心性顽劣,忍不住和何文婕斗嘴。

 

“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呀,小流氓。”

 

何文婕小鼻子一皱,鄙视地看着欧阳志远。

 

小丫头还对欧阳志远摸她胸脯一事记仇呢。经过小丫头这一提醒,欧阳志远顿时想起,何文婕胸口上的那个硬块,眼光不由自主的再次瞄向那饱满的双峰。

 

这时候,炉子上的中药壶,开始沸腾了,股股药香随着热气的蒸发,弥漫在整个房间。

 

何文婕感觉到欧阳还在看自己,脸色不由的微红,内心砰砰直跳,漂亮的美眸一瞪,一举手里的药勺,恶狠狠的冲着欧阳志远砸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闪,表情一整,小声道:“丫头,你的左侧胸口的内下方,有个硬块,你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免得耽搁了。”

 

“要死了!欧阳志远。”

 

何文婕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但一看他的神情,没有一丝的玩笑,心里不由得一沉。

 

“我学的是心胸专业,上次和你撞在一起,我的手正好碰触到那个硬点,我下意识的按了一下,就被你一记耳光打了过来,没能仔细的感觉,所以,你要尽快的早做检查。”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有点害怕,胸口上有硬块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自己平时洗澡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有硬块呀?这家伙不会消遣自己吧,但看着欧阳的神情,又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连忙走进自己的房间,快速的关好门,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摸向自己左侧胸口的内下方。

 

何文婕的手指小心地摸向欧阳志远说的那个区域,一个豆粒大小的肿块被自己摸到。

 

何文婕的脑袋嗡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吓得她呆呆的发愣,冷汗湿透了何文婕的后背。

 

这怎么可能?自己的身体很健康呀?特别是自己每天都坚持晨跑,还是自由搏击四段高手,怎么会长肿瘤?

 

自己一位省厅的同事,上个月就是死于乳腺癌,年龄只有三十六岁,可怜撇下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儿。

 

那个八九岁女孩子撕裂心肺的要妈妈的哭喊声,让何文婕的心都碎了。

 

难道这个噩耗,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想到这里,何文婕脸色变得苍白,双腿有点不听使唤,跌跌撞撞地回到欧阳志远这间房子里。

 

欧阳志远一看脸色苍白的何文婕,就知道她找到了那个硬块。不过,自己在触摸到何文婕的那个肿块的时候,感到那个肿块有可能是乳腺纤维瘤。

 

乳腺纤维瘤,触摸上去,常呈圆形,椭圆形,质地韧实,边缘清楚,表面光滑,移动良好,触诊有滑动感,无触压痛,而且乳头一般无液体渗出。

 

何文婕的那个肿块,就符合乳腺纤维瘤的特征。不过要想彻底诊断,必须要再次触摸诊疗,然后做个病理诊断。

 

何文婕的眼睛一红,眼泪扑簌的流下来了,变得极其无助,可怜兮兮的,身形一歪,差一点摔倒。

 

欧阳志远一把扶住何文婕的娇躯,连忙问道:“那个硬块表面光滑吗?界限分明吗?能动吗?”

 

何文婕虽然是一位高级公安干警,但自己那个女同事的死亡,在她的心里,已经留下了极其凄惨的阴影。

 

“欧阳……志远,我……不知道……”

 

何文婕变得语无伦次了。

 

欧阳志远知道,何文婕是吓坏了。

 

“丫头,不要担心,你那个蚕豆大小的肿块,在我上次触摸的感觉下,很有可能就是一般的乳腺纤维瘤,我给你扎几针就会好的。”

 

欧阳志远害怕吓坏了小丫头。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说是一般的纤维瘤,用针就能扎好,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她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急切的道:“真的是一般的纤维瘤吗?”

 

何文婕由于激动,她的指甲几乎刺进欧阳志远的肉里,疼得欧阳志远龇牙咧嘴。

 

“有八成是。”

 

欧阳志远吸着气道。

 

“哼,小坏蛋,你可别骗我,否则,有你好看的!”

 

说话间,冲着欧阳晃了晃拳头,松了手指。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也不敢最终确诊,要不,你脱掉衣服,我现在给你再检查一下?”

 

欧阳志远看到何文婕晃动着的拳头,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呸!小流氓,想的到美。”

 

何文婕一声轻呸,脸色微红。

 

“谁要你检查,一看你就不是好人,笑得这么难看,就是一个采花大盗,明天本小姐要到龙海医院,找老专家去好好的检查一下。”

 

“何文婕,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山南科技医学院心胸科的高材生,貌似潘安的帅哥,这么英俊的帅哥你不用,你难道要去找那些食古不化白发苍苍老眼昏花一动身上就如同雪片一般向下掉死皮的老头子们去摸你的胸?”

 

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坏笑,眼光再次开始扫射何文婕高挺的胸部。

 

“别说了,恶心死人了!”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全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不由得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

 

何文婕知道欧阳志远神奇的针灸技术,上次爷爷突发心肌梗塞,要不是欧阳救治,自己的爷爷早就没有了。但自己胸部的肿块,真的也能用针灸治好吗?

 

“欧阳志远,你真的能用针灸,治疗纤维瘤吗?”

 

何文婕轻声问道,一边伸出手,握住欧阳志远的胳膊。

 

“丫头,放心吧,星期一你来傅山医院,我给你仔细地检查一下,再做个病理检查,就可以了,放心吧。”

 

欧阳志远拍了拍何文婕的脑袋。

 

“那……你们医院有……女医生吗?”

 

何文婕小声的问道。

 

“女医生?有呀。”欧阳笑嘻嘻的道。

 

“不过呀,她们的医术都一般,老是把恶性肿瘤看成良性的纤维瘤,把良性的肿瘤,看成恶性的,结果,恶性的肿瘤留在患者的身上,把良性的肿瘤,割掉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何文婕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红红的脸道:“那……明天还是你给……检查吧。

>>>>全文在线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