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资讯 > 行业新闻 >

第一章是地铁上的刺激|舔的我飞起来了

2020-02-14 17:35 阅读量:

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

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赵翠大羞,这种可耻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个淫妇。

在老王的强行侵袭下,自己竟然还叫的这么欢快,不是淫妇又是什么?

赵翠很是羞恼,羞恼老王的强行触摸,更羞恼自己刚刚爆出的欢吟声。

所以她急了,急中带怒。

“老王,你再这样我就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赵翠很生气,语气中更是充满了决绝。

老王有些害怕了,他真的担心把赵翠给欺负跑了,都还没睡呢,可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他连忙道歉,并伸手重新握住那对性感的小脚丫,凑在自己那里,轻轻揉动着。

也不知是老王的道歉起了作用,还是老王的下面引发了诱惑与不舍。

总之赵翠只剩下了羞,没有再恼。

起初的时候还好些,可慢慢的她就感觉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

为了撑住身体,她拿双手撑在床上,整个身体向后斜倾。

殊不知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轮廓更为明显。

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玉峰,老王纵使再拿着赵翠的小脚丫干那事儿,也忍不住的焦躁着。

“小翠,你的奶子真美,真大,你脱下罩子来,让我吃吃行不行?”

赵翠羞到不行的,坐起身来挥手就要打老王。

当然不是真的打,只是羞到不行的行为表现而已。

所以老王没躲,她也没舍得真的落下去,只是嗔瞪了老王一眼。

可当她看到老王那火热热的狰狞后,又不敢看了,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交代了身子……

一通旖旎过后,老王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结束了。

赵翠羞红着脸嗔道:“刚买的丝袜,就被你全部弄上那个了,这还怎么穿啊!”

老王却是充满了成就感,更是厚颜无耻的说道:“弄匀了吧,这东西护养肌肤。”

赵翠羞瞪他一眼,起身赶紧回到自己屋子把丝袜脱掉,然后拿去卫生间洗了。

望着赵翠蹲在地上的身影,尤其是望见她那浑圆挺翘的翘臀,老王忍不住的幻想。

如果可以躺在她身子下面,然后让她拿翘臀坐上去,噗噗的捅几下,那该多棒啊!

正无耻幻想的时候,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赵翠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去开门,却看到了不远处紧盯着自己的老王。

看到那色迷迷的目光赵翠就感受到了老王的心思,她忍不住羞嗔道:“老色鬼!”

老王也不介意,只色迷迷的瞅着。

直至赵翠要过来开门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示意她洗衣服就行,自己去开。

门锁打开,然后有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就出现在老王的视线中。

敲门的是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八岁的样子,最多不过二十。

穿着一件印有卡通猫的短袖贴身T恤,下面搭配一条七分牛仔裤。

脚踝处露出的肌肤雪白娇嫩,很是迷人。

而紧贴在胸前的T恤,更让她那儿显得娇挺傲娇。

这个小姑娘名叫楚梦雅,是大学生护工社团的,专门照顾孤寡老人,属于献爱心。

老王不光是孤寡老人,还是残疾人,所以楚梦雅每周末都会来陪他。

或聊天,或帮他带些手工零食,总之用她的话说,就是为了让老王别感觉到寂寞。

见到楚梦雅过来,老王特别开心,赶紧招呼她进屋坐下。

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不能说没有半点旖旎心思,但从没套路过什么。

他就是简单觉得,人小姑娘挺漂亮的,他又是半大残废老头,祸害人家小姑娘可不好。

所以一直以来,他对楚梦雅都是当自家晚辈看待的,很是疼爱。

楚梦雅也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照顾老王也特别的周到,而且每次都挂着灿烂笑容。

可今天例外,今天她刚进门的,就趴在老王身上哭了,特伤心。

老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随着楚梦雅的哭诉,胸前那对傲娇的宝贝儿还一挺一挺的磨蹭在老王胸膛上。

这把老王给磨蹭的,明明没有那种心思,心里也是邪火直冒。

他抱住了楚梦雅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劝慰着。

本想劝楚梦雅别哭了,离开他的怀抱,哪成想竟然又拍到了肩带上。

那条肩带是楚梦雅罩罩的肩带,老王又感受到了胸前的磨蹭,当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好在不多会儿的,楚梦雅就自觉失态,起身擦干了眼泪。

“对不起啊,王大爷,我失态了,还哭湿了您衣服,真的很对不起。”

这倒没什么,老王现在更关注楚梦雅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收起心中的旖旎,他询问起了原因。

楚梦雅说,“有个从高中开始追求我的男生,跟着我追求到大学了。我没有答应他,但是觉得他也挺有毅力的,就想着等大学毕业后他要是能继续喜欢我,我就答应他。”

“可他……可他竟然跟我的闺蜜好上了,他们走到了一起!”

说着,楚梦雅撅起了小嘴儿,满脸的伤心,眼神中还斥满委屈。

这把老王给直说的哭笑不得,“你又不喜欢人家,还不许人家找别的对象,这不好吧?”

“我不管,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半路上跑了就是对我不忠!”

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老王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随口附和几句,表示自己跟楚梦雅同一阵营的立场,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至少也得是不郁闷。

果然,在他表明立场后,楚梦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议给老王洗衣服。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都给你哭湿了,你脱下来我拿去帮你……”

正准备说洗洗的,然后楚梦雅就看到了卫生间里走出的赵翠。

她愣了,这个女人,好漂亮啊,而且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那一瞬间,感受到威胁的楚梦雅又不乐意了。

撅着小嘴儿,她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泪,“王大爷,你也对我不忠,居然也半路跑了,呜呜。”

老王给郁闷坏了,自己干啥玩意儿就不忠了,还半路上跑了……

他对楚梦雅说道:“小雅啊,大爷跟你又不是情侣,谈不上不忠这回事的,再说了,大爷总得需要个人照顾啊,你也不想大爷一辈子打光棍吧?”

楚梦雅抹了把眼泪,“我知道,可是你找人了,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顾了,你也把我抛弃了。”

越说越离谱,还抛弃,发生啥关系了就抛弃?

老王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赵翠在旁边笑了。

“你别听王叔瞎说,我是保姆,不是你想的那样。”

楚梦雅微愣,“你这么漂亮当保姆?说你是个大明星都会有人相信啊,你怎么可能是保姆。”

听到质疑,赵翠心里却偷偷窃喜。

任谁被误会当成大明星,哪个女人被同性夸赞自己美,心里也会特别高兴的。

赵翠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还是谦虚的说道:“哪有,我真的是个保姆。”

确定了赵翠的身份,楚梦雅这才高兴起来。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还可以来照顾王大爷咯?”

赵翠笑这点头,“当然,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你王大爷说了才算,我去干活了。”

跟楚梦雅打过招呼,赵翠就去阳台晾晒她洗的丝袜去了。

在赵翠走后,楚梦雅突然蹲在老王近前,一把拽住了他胳膊。

低声审问道:“王大爷,你坦白从宽,是不是给自己找个小媳妇儿?你看她这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你又没老伴好些年了……你俩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对于楚梦雅这种不忌荤素,老王早就体会过了,所以并不介意她这么问。

他回道:“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就是普通的保姆与主雇关系。”

对于老王的鬼话,楚梦雅选择摇头,拒绝相信。

“我不信,那么漂亮的女人,我看着都心动,你就没点念想?”

老王很是无语,他当然有念想,念想还不小呢,可是这事怎么可能跟楚梦雅提出来。

但楚梦雅就是不信,再三追问,把老王追问的都有些急了。

于是老王忍不住的说道:“你还特别漂亮呢,我对你也有念想,就想跟你在一起!”

这就是说的气话,只是想怼住楚梦雅的询问而已。

哪成想,楚梦雅却是沉默了,精致的小脸蛋儿上不再有任何表情。

老王只当是玩笑开过了,让楚梦雅心里不舒服,想着要道歉。

可道歉还没来得及出口的,楚梦雅就先他开口了。

她说,“王大爷,我偷偷跟你说个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老王微愣,轻轻点头,“你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在老王说完后,楚梦雅又沉默了小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其实我有心里阴影,我不敢跟任何男人在一起。我父亲去世的早,小时候母亲带我改嫁,给我找了个继父。”

“我那继父就是个畜生,在那六岁那年,趁我母亲不在他竟然想诱骗我做那种事情,幸亏那天爷爷来看我,把我从他手里救了下来……所以从那以后,我不敢跟任何男人亲近。”

老王只是随口一句玩笑话而已,没成想却勾起了楚梦雅这个小姑娘的隐秘心事。

只是,他不知道楚梦雅跟他主动坦白这个,是出于什么原因。

老王保持沉默,楚梦雅自己把原因说了出来。

“王大爷,说了你别取笑我,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楚梦雅的这话一出口,老王只感觉到平地一声惊雷起。

他都懵了,打死也都想不到,楚梦雅竟然会跟他说这样的话,喜欢跟自己在一起。

好在不等他说什么的,楚梦雅就解释道:“你别误会,不是那种在一起,就是像现在这样我跟你待在一起,然后悄悄的说着心里话,因为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心安。我觉得你就像是我爷爷一样,能带给我最周到的保护,让我不用惧怕任何危险。”

老王松了口气,可隐隐又有些失落。

哪成想,人家竟然是拿他当爷爷来相处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唉,爷爷……

这天楚梦雅跟老王说了好多心里话,都是以前老王没有听到过的。

临走时楚梦雅还帮老王做了康复按摩,要不是刚被赵翠给弄过了,老王都丑态百出了。

那双温润的小手,实在是太可人了,尤其是楚梦雅那张红润可人的性感小嘴儿,直引诱他犯错误,想把小老王给塞到那里面去。

好在意志坚定,不想祸害人家小姑娘,这才好不容易把持住,坚持到楚梦雅离开。

当天晚上,赵翠帮小天天洗完澡,送去卧室哄他睡着了。

老王正跟老战友打电话呢,对白天的帮忙进行道谢,并闲聊几句。

途经身旁的赵翠示意自己要洗澡,然后就去了浴室。

老王打着电话,也没起什么花花心思。

可就在不多会儿后,突然‘砰’的一声在浴室内响起。

老王刚好结束通话,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赶紧滚动了轮椅去浴室看,然后就发现赵翠趴在湿滑的浴室地面上,双手紧捂下面。

老王匆忙上前,坐在轮椅上伸手把赵翠给费力的拉扯起来。

赵翠终于站起身来,可双手依旧紧捂着下面,且满脸的痛苦。

老王问道:“小翠,你怎么了?”

赵翠很是赧然,似乎不太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

但在老王的追问下,她终究还是难为情的开口说道:“给孩子洗澡弄的地上挺滑的,我进来后一不小心滑倒了,正好磕碰在他的小凳子上……”

老王这才顺着赵翠的手指注意到,小天天的塑料儿童凳碎裂在一旁。

再看赵翠双手捂着的地方,他顿时明白了,这是磕碰到了啊!

竟然把那里给碰到了,一幻想起赵翠身下的娇媚地,他忍不住的就兴奋了。

可旖旎的花花心思还没泛起,他就注意到赵翠的腿上有鲜红的血液流下。

老王吓了一跳,“你怀孕了啊?把孩子磕掉了?!”

赵翠大羞,“没……没有,我都二年没跟男人做那事了,怎么可能怀……”

意识到失言,她赶紧闭嘴。

可血还在流着,她又不得难为情的作出解释。

“不是怀孕就好,应该是凳子的碎片,扎到那里了,所以才会流血。”

老王重重的松了口气,他就说嘛,赵翠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不过下一刻,他的旖旎花花心思又翻滚了,如同煮沸的开水。

稍一琢磨,老王就说道:“小翠,要不你把脱下裙子来,我帮你检查……”

老王给郁闷坏了,自己干啥玩意儿就不忠了,还半路上跑了……

他对楚梦雅说道:“小雅啊,大爷跟你又不是情侣,谈不上不忠这回事的,再说了,大爷总得需要个人照顾啊,你也不想大爷一辈子打光棍吧?”

楚梦雅抹了把眼泪,“我知道,可是你找人了,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顾了,你也把我抛弃了。”

越说越离谱,还抛弃,发生啥关系了就抛弃?

老王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赵翠在旁边笑了。

“你别听王叔瞎说,我是保姆,不是你想的那样。”

楚梦雅微愣,“你这么漂亮当保姆?说你是个大明星都会有人相信啊,你怎么可能是保姆。”

听到质疑,赵翠心里却偷偷窃喜。

任谁被误会当成大明星,哪个女人被同性夸赞自己美,心里也会特别高兴的。

赵翠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还是谦虚的说道:“哪有,我真的是个保姆。”

确定了赵翠的身份,楚梦雅这才高兴起来。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还可以来照顾王大爷咯?”

赵翠笑这点头,“当然,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你王大爷说了才算,我去干活了。”

跟楚梦雅打过招呼,赵翠就去阳台晾晒她洗的丝袜去了。

在赵翠走后,楚梦雅突然蹲在老王近前,一把拽住了他胳膊。

低声审问道:“王大爷,你坦白从宽,是不是给自己找个小媳妇儿?你看她这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你又没老伴好些年了……你俩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对于楚梦雅这种不忌荤素,老王早就体会过了,所以并不介意她这么问。

他回道:“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就是普通的保姆与主雇关系。”

对于老王的鬼话,楚梦雅选择摇头,拒绝相信。

“我不信,那么漂亮的女人,我看着都心动,你就没点念想?”

老王很是无语,他当然有念想,念想还不小呢,可是这事怎么可能跟楚梦雅提出来。

但楚梦雅就是不信,再三追问,把老王追问的都有些急了。

于是老王忍不住的说道:“你还特别漂亮呢,我对你也有念想,就想跟你在一起!”

这就是说的气话,只是想怼住楚梦雅的询问而已。

哪成想,楚梦雅却是沉默了,精致的小脸蛋儿上不再有任何表情。

老王只当是玩笑开过了,让楚梦雅心里不舒服,想着要道歉。

可道歉还没来得及出口的,楚梦雅就先他开口了。

她说,“王大爷,我偷偷跟你说个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老王微愣,轻轻点头,“你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在老王说完后,楚梦雅又沉默了小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其实我有心里阴影,我不敢跟任何男人在一起。我父亲去世的早,小时候母亲带我改嫁,给我找了个继父。”

“我那继父就是个畜生,在那六岁那年,趁我母亲不在他竟然想诱骗我做那种事情,幸亏那天爷爷来看我,把我从他手里救了下来……所以从那以后,我不敢跟任何男人亲近。”

老王只是随口一句玩笑话而已,没成想却勾起了楚梦雅这个小姑娘的隐秘心事。

只是,他不知道楚梦雅跟他主动坦白这个,是出于什么原因。

老王保持沉默,楚梦雅自己把原因说了出来。

“王大爷,说了你别取笑我,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楚梦雅的这话一出口,老王只感觉到平地一声惊雷起。

他都懵了,打死也都想不到,楚梦雅竟然会跟他说这样的话,喜欢跟自己在一起。

好在不等他说什么的,楚梦雅就解释道:“你别误会,不是那种在一起,就是像现在这样我跟你待在一起,然后悄悄的说着心里话,因为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心安。我觉得你就像是我爷爷一样,能带给我最周到的保护,让我不用惧怕任何危险。”

老王松了口气,可隐隐又有些失落。

哪成想,人家竟然是拿他当爷爷来相处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唉,爷爷……

这天楚梦雅跟老王说了好多心里话,都是以前老王没有听到过的。

临走时楚梦雅还帮老王做了康复按摩,要不是刚被赵翠给弄过了,老王都丑态百出了。

那双温润的小手,实在是太可人了,尤其是楚梦雅那张红润可人的性感小嘴儿,直引诱他犯错误,想把小老王给塞到那里面去。

好在意志坚定,不想祸害人家小姑娘,这才好不容易把持住,坚持到楚梦雅离开。

当天晚上,赵翠帮小天天洗完澡,送去卧室哄他睡着了。

老王正跟老战友打电话呢,对白天的帮忙进行道谢,并闲聊几句。

途经身旁的赵翠示意自己要洗澡,然后就去了浴室。

老王打着电话,也没起什么花花心思。

可就在不多会儿后,突然‘砰’的一声在浴室内响起。

老王刚好结束通话,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赶紧滚动了轮椅去浴室看,然后就发现赵翠趴在湿滑的浴室地面上,双手紧捂下面。

老王匆忙上前,坐在轮椅上伸手把赵翠给费力的拉扯起来。

赵翠终于站起身来,可双手依旧紧捂着下面,且满脸的痛苦。

老王问道:“小翠,你怎么了?”

赵翠很是赧然,似乎不太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

但在老王的追问下,她终究还是难为情的开口说道:“给孩子洗澡弄的地上挺滑的,我进来后一不小心滑倒了,正好磕碰在他的小凳子上……”

老王这才顺着赵翠的手指注意到,小天天的塑料儿童凳碎裂在一旁。

再看赵翠双手捂着的地方,他顿时明白了,这是磕碰到了啊!

竟然把那里给碰到了,一幻想起赵翠身下的娇媚地,他忍不住的就兴奋了。

可旖旎的花花心思还没泛起,他就注意到赵翠的腿上有鲜红的血液流下。

老王吓了一跳,“你怀孕了啊?把孩子磕掉了?!”

赵翠大羞,“没……没有,我都二年没跟男人做那事了,怎么可能怀……”

意识到失言,她赶紧闭嘴。

可血还在流着,她又不得难为情的作出解释。

“不是怀孕就好,应该是凳子的碎片,扎到那里了,所以才会流血。”

老王重重的松了口气,他就说嘛,赵翠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不过下一刻,他的旖旎花花心思又翻滚了,如同煮沸的开水。

稍一琢磨,老王就说道:“小翠,要不你把脱下裙子来,我帮你检查……

 

>>>>全文在线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