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火锅加盟
您当前位置:成都老火锅 > 火锅资讯 > 行业新闻 >

被老男人玩得嗷嗷叫/标准晾臀姿势

2020-03-26 13:38 阅读量:

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更没有给她打过,而邱兰馨却有他的号码,这会不会是暗示了一种暧昧的信号?

 

“我一直都有啊,当初租房的时候,是看到你的广告才来的呀。”邱兰馨的声音充满了天真无邪。

 

“哦哦,这样啊,我也是说呢,呃,那你先别急,我马上就过来了。”事情弄明白了,老马的心里竟有点小失落,看来又是自己多情了。

 

挂了电话,老马回到客厅,赵雅婷一脸忧郁的坐在沙发上,看到老马过来了,眼神里多了一抹幽怨。

 

不等老马说话,赵雅婷幽幽的开口道,“刚才谁电话呀?搞的那么紧急,你就不怕把我摔死!”

 

老马闻言,顿时有些羞愧,自己刚才确实太鲁莽了,丝毫没有考虑赵雅婷的感受,讪笑道,“对不起,雅婷,我有个亲戚住院了,等着我送饭,我差点忘了。”

 

赵雅婷轻蔑一笑,“哦?是吗?那你去忙吧,我先走了。”

 

说完,赵雅婷便阴沉着小脸离开了老马的家。

 

赵雅婷走后,老马赶紧装好骨头汤去了医院。

 

病房内,邱兰馨坐在病床上玩着手机,见老马提着保温盒进来了,温尔一笑,“马叔叔,你吃了吗?”

 

“吃了吃了,你饿坏了吧,来,先喝点汤。”老马打开保温盒,给邱兰馨盛了一碗骨头汤。

 

“小心烫啊!”老马端着碗放在嘴边吹吹气。

 

邱兰馨看着眼前这个房东叔叔,内心十分安详,他就像是风雨中为自己撑伞的那个人,无微不至,时刻庇护。

 

喝着香喷喷的骨头汤,邱兰馨的气色好了许多,加上心情大好的原因,吃完饭后,邱兰馨的俏脸就恢复了往日的润色。

 

“马叔叔,医生说了哦,今天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啦。”邱兰馨眨着大眼睛望着老马。

 

“哦?那太好了,回去后我再给你做些好吃的。”老马收拾好保温盒,放到一边。

 

“嗯!”邱兰馨点点头,俏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不觉间,她已经适应了老马对她的好,甚至有些依恋,这种微妙的感觉悄无声息的滋润她的心田。

 

老马擦擦手,坐在邱兰馨的身边,憨厚的笑了笑,“兰馨啊,别怪叔叔多嘴,昨晚那个人,以后还是少联系哈。”

 

提到昨晚的事,邱兰馨不堪回首,可是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只有面对老马,她才会倾诉衷肠,毕竟,这个房东叔叔更像是一个大哥哥,而且,也是昨晚的当事人。

 

邱兰馨告诉老马,昨晚那个白衣男子是她的大学同学李昊,当初追求过她,但因为她后来选择了张小军,所以就拒绝了李昊。

 

没想到来到实验中学就职,发现李昊也在学校,想着大家都是老同学,她也没在意就参加了昨晚聚会,谁知道李昊贼心不改,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原来如此!

 

老马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十分震惊,他没料到那小子居然会是邱兰馨的同事!

 

这样的话,那以后邱兰馨岂不是每天都要面对豺狼虎豹?

 

简直,危机重重啊!

 

气愤的同时,老马也忧心忡忡,他绝不能让邱兰馨再受到伤害,那个人面兽心的李昊,他更不能让他有机会故技重施。

 

老马决定,这小子,他不会就此轻易放过!

 

老马着急的问,“兰馨,这事你跟警察说了吗?”

 

邱兰馨摇摇头,叹气道,“同学一场,又在同一所学校供职,我不想把事做的太绝。”

 

老马一听激动了,声音大了点,“兰馨,你为什么不说啊!那小子都给你下药了,你还包庇他,万一他死性不改,以后再欺负你咋办?”

 

邱兰馨笑了笑,“没事的马叔叔,我以后会注意的,放心吧。”

 

见邱兰馨心地善良,思想单纯,老马十分无奈,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多好的一个女孩,我一定要保护好她!”

 

话已至此,老马也不便再说什么,只是千叮万嘱,此事不可让张小军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邱兰馨也正有此意,只是不想老马似乎比她还要谨慎,顿时心里暖暖的。

 

这会儿到了午休时间,老马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小憩,自然开始犯瞌睡了,于是就趴在床沿上将就一下。

 

病房里只有一张床,邱兰馨看着老马昏昏欲睡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自己,恐怕老马早已躺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打呼噜了。

 

银牙一咬,邱兰馨推推老马的胳膊,娇羞的说,“马叔叔,你……上床睡吧,这样趴着多难受。”

 

老马原本昏沉的脑袋顿时亢奋了,邱兰馨居然让自己和她一起睡!

 

这样的想法,老马不是没有,只不过碍于情面,所以没好意思说出来,不料,邱兰馨主动提议,让老马一时间兴奋不已。

 

不过,他并不想表现出那么随意,一本正经的说,“兰馨,这样不好吧,你一个女孩子和我同睡一张床,被人看见了多不像话!”

 

邱兰馨没想到老马如此顾虑她,当即感动万分,原本还有些纠结的心霎间放开了,笑道,“没关系,马叔叔,你去把房门关上,然后把床帘也拉上吧。”

 

什么?!关门,拉帘,两个人躺上一张床!

 

老马简直难以置信,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可是看到邱兰馨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神,老马又释然了,也许只是自己想太多,邱兰馨的意愿不过是让自己能够睡的安稳点。

 

准备工作做好后,老马终于无比激动的爬上了床。由于这是张单人床,两个人必须靠的很近,才能全部睡下。

 

老马的身子骨刚贴过去,就陷入了一片柔软中…

>>>>全文在线阅读<<<<

最新文章